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第二百一十六章晦气

发布时间:2020-01-20 02:59:49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第二百一十六章 晦气

一“咱们能不能不老说死人的事儿?”王鸽压低了声音。

“我又没说这个。是你主动问的好不好啊?再说了,我本身就是干这行的,你也不能那么欺负人!”虚紫仍旧还是笑眯眯的样子,逗王鸽玩对她来说比干什么都高兴。

毕竟死神在地府之中是不允许跟别的死神或者执法者沟通的,虚紫又没什么人能去说话聊天,跟活人交流就更少了。在带走灵魂的时候只会进行简单的死亡告知,别的更是什么都说不了。

她可是一个耐不住性子的女死神,好不容易逮着一个王鸽,自然要多找他交流沟通一下。

相反,王鸽这个闷葫芦却是跟谁都不太愿意交流,更何况对方还是个死神呢。

王鸽被虚紫顶的说不出话来,赶紧转移了话题。

“你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这次又给我带来什么坏消息了?”王鸽虽然目光一直看着车窗外面,但是余光却一直瞅着虚紫。

“没什么事,就是来找你聊聊。听说最近你跟一个叫林颜悟的小女孩儿打的火热,人家对你有意思啊。”看来这虚紫也是个八卦的人。

王鸽舔了舔嘴唇,心想你这当死神的想知道什么事情还用得着听说?自己的所有动态虚紫还不是知根知底?要是虚紫想知道,连王鸽什么时候撒尿放屁都能调查的一清二楚。

“你既然知道这件事,那么你也应该知道我是个什么态度。”王鸽回答道。

“我是觉得那女孩儿真的挺好的。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唱歌好听,又那么喜欢你。要不然,我把你脖子上的赌约绳给摘了,你过你的平常人生活,至于兰欣嘛,三年之后就算你能够成功,人家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态度呢,管她死活!”虚紫玩味的看着王鸽。

“赌约一旦成立,绳子套在了我的脖子上,那么就不可能毁约,这是当时你亲口跟我说的。你就别忽悠我了。你放心吧,这个赌约我一定会继续努力下去,等着我赢你的那天,绝对不会反悔。除此之外,我的感情生活就用不着你关心了。我的姑奶奶,你又不是我妈!”王鸽白了她一眼,没上当。

其实他心里一直有一个疑问,地府之中为什么会赌约绳这类的东西?既然地府世界中的阎王大人严禁死神之间接触,也严禁死神和人类接触,更不允许普通人类能看到死神或者灵魂这样的事情存在,那么赌约绳存在的意义是什么?用来谁跟谁打赌?

这个问题他想不明白,看来地府世界远比他想的复杂,可能就算是虚紫也弄不清楚这件事,可是兰欣的问题他却想的很清楚。

要是为了别人放弃兰欣,那是万万不可能的。她的那条命捏在自己手里,就算是移情别恋,也不能去害人性命啊!

王鸽做事还是有底线的。

虚紫倒是有点诧异了,凭她的能力,是绝对不能解除赌约绳的。刚才只是对王鸽的试探而已,要是换了普通人,以自私的那种感情,眼前摆着一个漂亮又喜欢自己的女孩儿,还有一个能够解决自己身上麻烦的机会,谁还会去管三年之后别人死活?

可王鸽就是这样一个死脑筋,从小到大不聪明,认死理,容易错过很多机会。但是这样又有一个好处,不容易上当。

喜欢遵守规则、按照规矩办事的人,总不会被坑的。

“哟哟哟,看不出来啊,你还挺痴情的。”虚紫说完这句话之后,自己也回过神来。

要是王鸽不痴情,不认死理,在那个时候就不会接受看起来毫无胜算的离奇赌约了。

王鸽摆出了一副关你屁事的表情,听到了公交车之中的语音播报,自己要下车的地方到了。

他没理虚紫,直接从公交车的后门下车。虚紫也笑嘻嘻的跟了下去。

只是王鸽站在与赵宇佳约定的饭店门口,站住脚步再次回头去看虚紫的时候,却发现她手里多了一个东西。

“生死簿?王鸽瞳孔收缩。

虚紫从王鸽的口袋翻出了,看了一眼上面的时间。“你真以为我是来你聊天的啊。只是有工作要做,刚好跟你顺路而已。这几天我还挺想你的呢。”

虚紫对照了一下生死簿和上的时间,又把还给了王鸽,走到了王鸽前面的饭店门口,一把紫色的长柄雨伞再次出现在虚紫的手里,她嘭的一声,撑开了雨伞,然后把抛还给王鸽。

王鸽接住,刚想要再说什么,却听到身旁有人喊他。

“王鸽!你这么早就到了啊,怎么不进去!到前台说我的名字和就好啦,也是怪我,没跟你说这事儿。我男朋友还要十几分钟才能过来,咱进去等她一会儿!”

王鸽一转头,却发现说话的人是赵宇佳。“没事,时间长着呢。”

赵宇佳十分热情,拽着王鸽就往饭店里面走,王鸽进入了饭店想要去找虚紫的时候,却看到了虚紫正在走向一个已经倒地的老人。

老人看起来年纪不小了,身边围着一圈人,有的人急的嚎啕大哭,还有的人在拨打报警。但是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身后死神的接近。

他们是看不到打着雨伞的虚紫的。

虚紫走上前去,蹲在地上,手轻轻的贴在了老人的额头之上,老人的灵魂直接从身体上坐了起来,迷茫的看着周围的景象,他赶紧站起来,试图去拉跪在地上不断哭泣的女儿,一伸手却捞了个空。

“八十八岁,生日快乐。也算高寿了。”虚紫看着那老人灵魂无谓的动作,在一旁轻声说道。

“我死了?”那灵魂满脸的难以置信,今天出来吃饭就是为了庆祝自己生日的。

没想到生日变忌日了。

虚紫点了点头,没有丝毫对于老人的敬重。要是算下来,她的年纪也比这老人小不了多少。

“跟我走吧,欢迎来到地府世界。”虚紫没有在老人的身上下禁制。老人也老老实实的跟在了虚紫后面,打算离开,虽然十分不舍。

对于普通的灵魂来说,他们往往十分容易在短时间内接受自己已经死亡的显示,并且会跟进了前来接自己去往另一个世界的人。

因为他们实在不知道现在的他们该去往何处。

虚紫在临走之前,一直在看着站在原地的王鸽。

王鸽也盯着虚紫和那老人,头跟随着虚紫的身影一直转移到门外。没想到虚紫在工作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冷酷无情。

赵宇佳马上明白过来饭店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面前王鸽的表现实在是太奇怪了。作为一个救护车司机,不马上过去救人,反而是看着空无一物的门外。

“那个,王鸽,咱们要不要去看看?”赵宇佳干咳了一声提醒道。

王鸽回过神来,现在要是不过去看看,恐怕会引起怀疑。他赶紧快走几步表明身份,“各位让一下,我是雅湘附二医院救护车司机。”

他在倒地老人前面蹲了下来,果然,颈动脉已经停止了搏动,心跳也没了任何反应,呼吸已经停止。他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旁边的死者家属,只是撒了个谎。“死……病人现在情况不明,不能随意移动,还是等救护车吧。”

王鸽表示自己不是大夫,无能为力。

事实上就算自己是个大夫,面对一个已经死掉的、灵魂离体的人,也是绝对救不活的。

在大多数情况下,市医疗急救指挥调度中心要求出车救护车必须在十分钟之内抵达现场,距离这边比较近的雅湘附二医院自然是要出车的,刚才公交车都坐了没多长时间,更别说救护车这种特种车辆了。

果然,过了五六分钟,救护车就抵达了现场,出车的司机是中班的人员杜伟平,王鸽在上夜班的时候跟他共事过,两个人打了声招呼。杜伟平也觉得挺意外的,出个车还能碰到同事。

而跟车大夫李文光跟王鸽就更熟了,上来就直接问道。“什么情况?”

“刚进来就看到人躺在地上,心跳呼吸停止,没有脉搏,没有意识。不清楚情况,不敢移动,也没敢进行心肺复苏。”王鸽回答道,他当然不会把灵魂离体的事儿说给普通人听。

李文广叹了口气,“抬上车,心肺复苏。用药上车再说!”他其实心里也清楚,王鸽的判断一点儿都没错,这么大的岁数,心跳呼吸停止,身体机能迅速衰弱,多器官衰竭,估计人是活不成了。

但最起码努力还是要做的,哪怕是给家属一点心理安慰。

送走了医院的同事,王鸽擦了擦脑门上的汗,骗人这活儿他还是不太会干,这么一会儿就进紧张的不行。

原本打算到这家饭店里来吃饭的客人,看到这家饭店今天有可能死了一个人,还被救护车给拉走了,纷纷离开了饭店大堂,去别的地方吃饭去了。

大堂经理急得快哭了,看起来要过几个小时新的一波客人来了这里,不知道先前发生的事情,生意这才能回来。

正在这时,赵宇佳的男朋友唐强急急忙忙从马路对面小跑了过来,看着远去的救护车还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进大堂便觉得有些不对劲。

“今儿人怎么这么少啊,亏我还提前一天定了桌呢,平时来的时候都是人满为患,排不上号呢。”唐强摸着脑袋,由于身体健壮,走起路来像熊一样。

赵宇佳面露难色,转过头对王鸽说道。“要不咱们换一家吧,这边儿刚出了事儿,感觉有点不太好……晦气……”

王鸽一听就不愿意了,什么叫出事儿了就晦气?

有病人在这里病倒了,或者是死亡了,难道是这里地区的问题吗?难道有亲人在家里生了病,或者是老人在家中病故,那房子就不能住了?

生老病死,多正常的事儿啊,怎么是晦气二字就能形容的了?

普通老百姓的神经也太过于敏感了点儿吧!

不过大家都是老同学,平常人的心理就是那样的,总想远离不好的事情,这种心态更是可以理解,王鸽压着火气,半开玩笑的说道。

“不换了,就这吧,你们折腾来折腾去也怪不容易的。要说晦气,其实我才是更晦气的那个人,天天接触病人,接触死人,手上身上带血,你看我这衣服还是今天刚洗出来的呢!”王鸽指了指自己手里的手提袋,里面装了一套工作服。

“走到哪都能碰见车祸意外受伤或者病发的病人,我不是比这饭店更晦气?干脆我们比比看谁的晦气比谁大算了!”

虽然王鸽是笑着说这些话的,但赵宇佳听在心里却是明白了王鸽话中有话。

说这饭店晦气,那就是在说王鸽晦气!

既然嫌晦气,那还帮你什么忙,吃你什么饭啊!

唐强看起来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但是本人情商却是意外的高,短时间内就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兄弟,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你是驱散晦气的,救死扶伤的,怎么能那么算!我家这口子人挺好,就是有个毛病,说话不过脑子。咱们别站着了,先坐,先坐!”唐强白了赵宇佳一眼,拉着王鸽来到了窗户边儿上的座位,让他坐了下来。

赵宇佳脸一红,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赶紧闭嘴。

“兄弟啊,今天这顿饭可要吃好喝好,咱千万别客气。我女朋友这驾照拿了没多长时间,什么也不懂,那天要不是刚好碰上了你这个老同学,还不知道要乱成什么样子呢!”唐强从服务员那边儿要来了菜单,递给王鸽。

王鸽摆摆手,“举手之劳,谁都会帮的。”他又把菜单还给了唐强,又说道,“你们来点吧,我不经常出来吃的。只是别搞酒了,我看赵宇佳开车来的,别酒后驾驶。我二十四小时待命,不能喝酒的。”

“理解理解!”唐强点头。

一顿饭从下午五点左右一直吃到晚上七点多,饭菜丰盛没喝酒,一桌人却是说话多于动筷子。

王鸽和赵宇佳怀念着学生时代的事,谈论着那时候同学各自的发展,张三结婚了,李四有孩子了,赵五跟恋爱女友一起出去玩结果掉河里淹死了,听的王鸽啧啧称奇,直叹世事无常。

聊天时间一长,王鸽也就渐渐忘了赵宇佳刚才的不当言论了,毕竟只是无心之过,这个老同学并不是什么坏人,只是个普通人而已。

王鸽现在跟大学同学都没什么联系,更别说之前的那些同学了,对于他们的消息他一概不知,工作了之后也只是碰巧见到了受伤的刑警林青这一个老同学,而赵宇佳则算是第二个。

他知道,现在心里的那个问题如果不问,那么就再也没机会了。趁着赵宇佳不说话的功夫,王鸽赶紧开口。

“那个……上次你跟我说,兰欣同学聚会的时候,说过过一段时间要干啥来着?”

大庆油田总医院
黑龙江银屑病医院预约专家
河南专治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江西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海南看牛皮癣去哪个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