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树说

发布时间:2019-09-13 04:38:18
摘要:还看到了那片树林已经被报道说,毁掉了。 是的,就这样毁掉了。 大概还有其他契约者吧? 现在,我只想流泪……
我来到M大已经快一年多了。
早先就有听闻这个L城市发生过很多起神秘事件。
当然新闻媒体也报导了,说是有不少人死在树下,死因不明。
虽然这件事被炒得沸沸扬扬。但我相信,社会总体还是很太平的,人民也是安居乐业的。
你问我为什么那么乐观,我说,这可不是我说的,是CCTV说的。

1.怪同学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的舍友啊原同学出现了一个很奇怪的举动。
大热天的,我穿着短袖都嫌多嫌厚了,恨不得在同学面前也是赤膊的。呵呵。该多好啊!当然这只是我夸张的说法罢了。
可啊原呢,偏偏耍另类,摆酷型——就是穿着长袖。长袖还不奇怪,奇怪的是他穿超长的——双手下垂时,可以将手掌完全覆盖。
你说奇怪不奇怪?
反正他走到哪里,都是焦点。真是很醒目,很有个性。
我问啊原呢,啊原似乎就不是很高兴了,说这是私事,别多问了。然后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于是我隐约觉得,在啊原身上发生了一些什么事。
什么事呢?鬼知道。
接下去的事情更是让我为他担心,他会不会是得了什么重病?
常常不定时的,有时是在中午,有时是在傍晚,常常一个劲地惨叫!那感觉就像是有一把把尖刀在一片片刮他的肉那样。
当然他叫的时候是躲在厕所里的。
于是,我们这些舍友一致认定他应该是心理压抑,或者是失恋了。
可是,我们刚打算开口开导他时,他马上笑笑,说自己没事,没事,真的没事。
如果他只说了一句,我倒以为是真的没事了。可他连续说了三次,表明他实际上是有事的,只是不想说。
或者是他怕我们太担心他的缘故吧。
然后,就是他时常会在正确的上课时间消失。我有一次,因为好奇,还有担心他做什么傻事,就偷偷跟着他。
没想到。跟着他来到校外的一处树林。
我那时只是远远地看着,不敢走近前去,怕伤害了他的隐私。我看见的就是他对着一棵树窃窃私语。
或许他需要的只是倾诉吧。
或许不久他就会好转吧。
在我想转身离开时,我还是瞥见了啊原眼角的泪花。他似乎很痛苦,在痛哭。
发泄吧!发泄吧!
把你心底最忧伤的情绪全都发泄出来,心里就会好过点的。我边走边想。

2.刀痕
我其实一直想要探究啊原的双手。
因为他无论在什么场合,都是穿着长长的长袖,看不见他的双手。
就连洗澡时也是。老是穿着长袖进入浴室,穿着长袖从浴室出来。
终于,在一个机缘巧合下,我看到了“真相”。
那次,我无意间看到他那被划破的袖子下露出的可怕的伤痕,交交叉叉,外形十分骇人。那就像是被人无情地多次刀割而成。
他是遭劫匪了,还是像那些九零后那样自虐?
也是吧。常常独自一人去那么偏僻的地方,还是去找树。
至于他的袖子怎么会破了呢,我一时半会还不是很清楚,不过,从他那痛苦的神情上可以看出,应该是他没意识时自己撕破的。
这个奇怪的人!
独自默默承受着一切,也不肯跟别人诉说,却去找树诉说。
大概是家里出什么事情了吧。
那也可以找我们来倾诉啊。我们不是好朋友么?难道他从来就没当我们是朋友?
真是越想越糊涂。于是,我打算亲自去问他。
而且,我有一点把握,可以问出个所以然来。
话题就是那些刀痕。

.事件
但是他似乎总是有意无意地躲着我们。每当我们一开口,他马上就借口有事先出去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大家都不敢问。因为怕他半夜也跑出去了。
而且外边是那么的冷,有好几次,舍友们都是没怎么睡着的(据他们后来说的),因为都在想着啊原到底是怎么回事,该不该问他。
第二天,一大早,他又心事重重地跑出去了。
奇怪的是,走之前,拉我到一个角落,对我说:“我现在需要你的帮助,你下午叫上校长,或是老师到你曾经跟踪过我的那个地方去。”
哦,原来他早就知道我跟踪他了。真失败。
他说话的时候真的是非常着急,好像天真的就要塌下来了似的,又或者是一个平常人突然遇上了世界末日。
我当然也不敢当儿戏,当机立断,先相信他所说的吧。或许真的是出了什么大事。
只是我脑海里又出现了一个很大的问号:那个地方其实是挺冷寂的,没有什么人烟,就是一树林。
会有什么大事在那个鸟不生蛋的地方发生呢?
那我到底该不该去找校长还有老师呢?
摇摆不定。
若是去找了校长和老师,我又该编个什么借口呢?
手足无措。
还是,我硬着头皮,说那里一个本校学生似乎被社会人物带走了,应该是绑架吧。
没敢去找校长,只是找了老师和十几个同班同学,就浩浩荡荡地出发了。
到后,我才傻了眼,我真恨不得自己即刻变成一缕青烟随风消散算了。
绑架呢,当然是没有的;大事呢,似乎也不算是什么大事。
我们一群人只见到十几个伐木工在砍伐树木,而啊原则哭着喊着,以接近声嘶力竭的状态,
似乎是在劝那些人别滥砍滥伐。站在啊原面前满脸麻子,肥硕的人,无动于衷,面无表情。
估计那人是这帮人的领队。
他对啊原的痛苦似乎觉得很不耐烦,一个劲地摆摆手:“别来挡大爷我发财,这些树都是野生的,我爱砍多少就砍多少,法律也拿不了我。”
啊原看来实在是无计可施了,但又显得非常痛苦。这种痛苦表现在侧脸上,是那么的真切,好像,好像,伐木工的每一砍,都是砍到了啊原的心上。
这是多么喜爱大自然多么具有环保意识的一个人啊!
“啊原!”我当即叫了起他来,因为我要让他看到希望——我们来帮助他了。
果然,啊原像见到了救兵一样,立马向我们跑来。
这时,老师终于发话了:“喂,这就是你所谓的绑架?你这不是摆明骗人嘛。如果是要保护这片可爱的树林的话,你可以直接说的嘛。干嘛要骗人呢?”
一时之间,我哑口无言。
还是啊原突然插上了一句,但其中还有些疼痛感的意味:“老师,我虽然不知道你们是发生了什么事,但老师您今天一定要帮我保护这片树林啊,他们是我的命啊!”
这句话可就严重严肃极了!一片树林关乎一个人的命?
老师也是瞪大了眼睛,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但啊原的对大自然的恳切热爱之心,还是感染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于是,老师跟我们开始跟那个不可一世的领队交涉,而且效果似乎不错。
我们搬出了一大堆法律的东西,大有将死人说成活人的绝招,使得领队的越听越害怕,越不敢继续下去。
也是,这群人看似横行,但对于那些他们不知情的法律惩处条例还是心有余悸的。
遗憾的是,我还是见到了一小部分地方已经光秃秃了,整个就像是人的地中海发型。
在离开之前,我看到啊原似乎也跟那个领队说了什么话,但那领队还是带着嘲笑离开了。
当下,那个中午,我们就满腹牢骚地回学校去了。

4.契约
中午吃饭时,啊原主动端饭坐在我旁边吃起来,以至于我自己都没安下心吃饭,一直在琢磨他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快吃完时,他悄悄跟我说了一声:“时机到了,我可以告诉你有些事情了。因为有些事情我自己再也处理不了了。”
听得我一愣一愣的,忘记了刚才自己似乎是在吃饭。
他叫我下午三点多到那片树林去,等他。
哦,终于要解开谜底了。我发现我自己就是一个猜谜者,在啊原设置的谜题中找寻着答案,似乎也到了无可奈何的时候了。
是的。无可奈何。
那么,就看啊原你的了。
下午。果然,两点四十分左右,我还是屁颠屁颠地跑到树林那去了。
啊原果然是在那里的。倚在一棵树上,神思惆然。
“啊原!”我打破了沉寂。
啊原转过头来看着我,低低地说:“你来了。来,坐到我这来。”
然后,我们面对面坐着聊了起来。
刚开始,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问些什么。啊原倒是很随和,先跟我聊了大学的生活啊,社会啊等。终于,他话题一转,谈起了契约。
契约。
先让你看看这个。
他这时终于也将他的长袖捋起卷起,露出了是整齐一致的刀痕。
刀痕!深深浅浅一致,看得见那些血红的肉,整体就像是大大小小的微笑着的口子。
但是,我还是吓了一大跳,身体不自觉地后仰,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听过契约这个词吧?”
“嗯。听过。但这个跟你这些伤痕有什么关联呢?你究竟是受到了什么伤害?”
“伤害?没有的事。”啊原苦笑。
然后他讲起了一段古老的故事。我听后,似懂非懂。
但总的来说,我算是能明白的一点:就是这些树林和啊原是一体的,同生共死的。
套用他的话说,就是他的家族跟树的老大订立了一体契约。
树们所受到的伤害会在啊原身上应验,就成了那些触目惊心的刀痕!
你信么?我其实不是很信,放在谁身上都觉得难以置信。但看见了啊原那不像是开玩笑的认真,坦诚。我还是选择去相信朴实无华的他了。

5.参天大树
我算是见过世面了,那是什么树啊!
那么高,高得如果爬上去似乎可以碰到云;那么大,十几个人手拉手都围不住;那么茂盛,站在树下,几乎看不见一丝光透过树叶,照在地面上。
话说,那是啊原带我们一帮舍友去的。
路挺遥远,我们坐了差不多两个钟的车。因为那是在啊原的家乡了。
他说是带我们去他的家玩。话是轻描淡写,但我隐约觉得他有很重的心事。
他还对我说了一句,“怕是以后没有机会了。”
好像他将要离开我们似的。于是,我联想到啊原那日渐苍白的脸,那渐渐瘦弱的身体。
怎么了?
但我们不想多问了,先跟他痛痛快快地玩一遍再说。
你或许想到啊原是得了什么难医的病了吧。是的,起初我们也是那么想的。
重返大自然是相当欢喜的,我们大喊大叫,大吵大闹。
换是在学校,我们是断然不敢不会的,会被别人说是神经病的。
然后,我们开始爬山。
好久没爬过山了,真是太累了。
直到我们到了山顶,我们才呼呼大口喘气,倒在草地,就哈哈大笑。
心情很舒畅,很愉悦。
“来,我来让你看看我家乡的大树。”啊原示意我们跟着他走。
我们穿过了重重的树林,走过了一座略长的木桥,绕过了一些杂草丛生的地方,终于来到了一个比较荒凉的地方。
说是荒凉,是因为周边没多少草木,没什么鸟叫,只有一棵参天大树,就孤零零地耸立在那里。
气势磅礴。确实是。
除了啊原有点得意外,其他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啊原,这是真的么?那么大?怎么想都不像是可能在现实中看见。”
“多少年了?”我突然问了一句。
“据家乡的老人们传说,七百九十几年了。”
我们一听,差点就晕了过去。
“关于这棵树,有个很有意思的传说,你们想不想听?”啊原吊起了我们的胃口。
我们当然想了。
于是,啊原开始讲起了古老故事。

6.绿林之灵
故事说在远古时代,由于人类生产力低下,只能依靠树木来造房,来生火取暖,来造船等。
可以说,树木跟人的生活是息息相关的。
但渐渐地,树林的生长速度跟不上人类砍伐的速度。
一大片一大片的树林倒下了,化成了灰烬。
再加上,人类有时还会毁坏树林,为的就是在上面生活,繁衍生息。
终于,绿林之灵出现了。他看不惯人类的滥砍滥伐,赐予树林具有吸收人类灵息的能力。用来补偿他们被砍伐后失去的生命力。
生命力的表现其实就是人类灵息的凝聚
但自从树们有了吸收灵息的能力后,对人类产生了很邪恶的憎恶。于是,那些树们联合起来对住在或者经过树旁边的人类实施了报复——就是吸取了大多数人的灵息,杀死了很多人类。
人类当然也不示弱,大举对那些树木进行了铲除。
当然,付出了很多生命的代价。
这场战争中,人类中那些善良,仁慈的人们,终于意识到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这其实就是变相的人树大战。
其中有个叫幻叔的人居然历经千辛万苦后找到了绿林之灵,并且对他提出了质疑,说他是造成这场人树对决的罪魁祸首。
绿林之灵仔细想想,也是,要是自己不赋予树们以吸收灵息的能力,根本就不会出现这样的局面。
但其实绿林之灵还是站在树类这一边的,他是不会轻易收回那些能力的。
于是,人类提出了契约之说,跟绿林之灵订立了契约。
跟树们同生共死,生命连成一体,是为《一体契约》,用来协调树跟人的关系。
由人类自己挑选契约的履行者。
听到这里,其他舍友是不明白这到底跟啊原有什么关联的,只是觉得这是一个很不错的神话故事。
在于我呢,那么,之前那几件神秘死亡的伐木工死亡事件其实是说得通的了。是被树吸光了灵息;那啊原就是《一体契约》的履行者。
那些树木都是跟啊原一体的。难怪他是他们是他的命!
眼前的这棵参天大树想必就是这个地区的绿林之灵了吧?
但这么神奇的契约,你相信么?
我倒宁愿相信,因为人本来就该跟树们和谐共处的。
树们也是生命。

7.尾声
过了不久,啊原就退学了,不知道是回到家里去了,还是……
总之,那次爬山之后,我们始终联系不到他。
他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仿佛这个大学啊原从来不曾来过。
经过我之前曾私底下相问,啊原证实了我的猜测都是对的。那棵参天大树,就只是这个地区的绿林之灵。
那至于他为何离开呢?啊原也在走之前偷偷地告诉了我,答案就在我的枕头底下。
他还说:他不想让这么关心他的人不明真相。他还让我帮他保守秘密。
其实就算他不说,我也是不敢轻易就说出那个真实的故事的。
因为它在我们的现实世界中就只能是神话。
但我还是暗地里找到啊原的那封信。
信中内容不是很多,大概如下:

龙兄,啊原我差点就要离开人间了。其实那些痛苦让我来承受不算什么,我的生命力因为大量树木被砍伐而渐渐虚弱更不算什么,但我察觉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那片树林,大人物们将要全部毁掉,用来建造生态农业试验基地。这消息是确实的,就在前几天的报纸上,我无力再做些什么了。我已经尽力了,你也清楚,那片树林的毁坏,就意味着我生命的终结。我只是千千万万个履行者之一。或许,我会去找寻其他的契约者,或许不会。很高兴能认识你这个好朋友。——原笔。

看完后,我久久不能自已:啊原,我到底能为你做些什么呢?
不久之后,我在报纸上又看到了几例类似的事件,我似乎又看到了啊原的身影。
还看到了那片树林已经被报道说,毁掉了。
是的,就这样毁掉了。
大概还有其他契约者吧?
现在,我只想流泪……

共 5250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树木与人类的生存和发展息息相关。由于人们滥砍滥伐,造成森林覆盖面越来越小,而在树木遭到不断摧残伤害的同时,人类也由此得到了相应的惩罚。环境被污染,水源短缺,各种自然灾害相继出现,都与人为地去破坏生态平衡有很大关系。小说将维护生态平衡,爱护树木的意识融合在一个神话故事里,笔锋含蓄,角度新颖,构思精巧,主题饱含正能量。欣赏佳作,推荐共赏!【编辑:海淼】
1 楼 文友: 2017-10-16 11: 6:17 感谢铁笔郎君文友投稿支持短篇栏目,欣赏佳作,穿作愉快!
2 楼 文友: 2017-10-16 11: 7:1 关注生态平衡,寓意深厚的小说,学习了。期待精彩继续!热淋清颗粒喝多久
宝宝中暑症状
孩子脸色发黄怎么回事
宝宝积食了吃什么药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