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比亚迪陷环保污染漩涡

发布时间:2020-02-15 16:17:51

比亚迪陷环保污染漩涡

连日来,深圳坪山新区比亚迪总部,这个有六层楼高、总建筑面积12万平米、处处凝聚着东方风水文化的六角大楼里灯火通明。在遭遇了业绩巨幅下滑、大规模裁员,车辆遭遇安全问题之后,顶着新能源、巴菲特光环的比亚迪再次陷入环保污染的漩涡中。

据公众环境研究中心(IPE)联合34家国内环保组织监测到的结果显示,包括比亚迪在内的29个品牌供应链存在不同程度的重金属污染。由IPE提供资料显示,比亚迪及其产品供应商在印制电路板生产的电镀、蚀刻等工序中,产生的主要污染物除总铜外,还可能包括镍、铬等第一类污染物。在客户诺基亚督促下,比亚迪以涉及商业秘密为由拒绝解释。

与此同时,惠州环保局2011年6月24日公布的《惠州市固体废物污染防治信息公告》显示,主要危险废物产生企业前五位中,惠州比亚迪实业有限公司危险废物产生量以5712.9吨位居第4名,仅次于中海油炼化有限公司惠州炼油分公司。

深圳比亚迪宝龙工业园周边居民小区受深圳比亚迪精密制造有限公司喷涂工艺排放的刺激性气体之长期困扰。据附近医院据点诊所向本刊反应,近年来当地居民患病率一度攀升,咳嗽、喉炎及不明原因疾病占一定比例。

更令他们气愤的是,集体投诉比亚迪排放废气污染无果的同时,在与小区直线距离仅100米处,一座由比亚迪投资建设,号称全球最大电池厂即将拔地而起。

全球最大电池厂仓促上马

坐在深圳市龙岗区振业峦山谷销售中心二楼会议室里,气氛沉闷,数十位业主代表情绪激动。

看着电池厂一天天建起来,我们觉得我们四周的坟墓正一步步推高,他们说,自从去年8月深圳市龙岗区国土局改变土地用途,把距离他们一山之隔的50万平方米地块卖给比亚迪后,他们更深刻见证了比亚迪公司身上超乎寻常的能量。

业主们所说的强大能量不仅仅是指比亚迪强大的资本号召力,更是指在各方的强烈反对下,比亚迪公司依然能顺利推进电池厂投建工作,在调查中发现,在强有力的行政之手推动下,该电池项目在各种程序就简中仓促上马,1个月 招拍挂 运作拿地,7天环评通过。而有关方面对其明显违反项目立项、环评行为一直没有明确表态。

比亚迪电池厂项目地块原属于深圳市汽车电子集聚基地,作为深圳九大产业基地之一的深圳市汽车电子集聚基地,总投资44亿元,并计划引进30家重点汽车电子企业入驻。2007年宝龙工业区地块正式命名汽车电子集聚基地,2009年开工建设。

比亚迪全面进入汽车电子集聚基地在2009年年底就开始有了传闻,并引起了诸多汽车电子类生产企业强烈反对,在此之前,同为深圳九大产业集聚基地的自行车产业集聚基地的土地划给比亚迪汽车公司。

与自行车产业集聚基地遭遇一样,所有进驻企业和正在进驻企业都将因为比亚迪的进驻而选择离开。深圳市这种在规划上变来变去的随意性,令企业代表极为不满。汽车电子集聚基地进驻宝龙工业区之前,我们做了大量人力、物力的投入,以及各项论证,而比亚迪项目落地却似乎是某些领导一句话的事。

也就在这一时期,振业峦山谷一期开售,据众多业主回忆,彼时振业集团和深圳市规划国土部门相关土地规划中,一山之隔的那片空地,还是被宣称为汽车电子产业集聚基地用地。

谁也没想到其中包含着如此复杂的变数。汽车电子属于电子产业范畴,归为一类工业用地无可厚非。但电池厂归类问题却颇受争议,据一位专业环保律师分析,按电池生产的传统工艺流程,应该归类为化工类,但新能源电池项目却很难归类。

随着2010年8月份比亚迪拿下该地块后,开始有敏感的小区业主开始在业主论坛上发帖,但并未引起重视。

随着2011年6月份比亚迪电池厂项目的环评审批通过,随着夏天到来和风向转变,越来越多的新入住业主闻到油漆味,垃圾焚烧味,塑胶味,以及上述各种味道混杂,闻后即出现恶心,喉咙堵塞,呼吸困难、胸闷等症状。

经深圳市人居委核对,该刺激气味来自于比亚迪精密制造有限公司喷涂车间。比亚迪方面一开始解释称为排气管道泄露,在附近居民多次要求下进一步解释有味道跟有害是两回事。

但附近居民很快发现,一山之隔的空地上,开始有建工的迹象,经进一步的查证得知,比亚迪要在这里建设全球最大电池厂,一旦建成投产,带来的污染危害将远远超过其现有喷涂车间。

而根据宝龙社区数据资料显示,未来年宝龙片区的居住人口保守估计将达到35万人,成为深圳市龙岗区人群聚居最大片区之一,这其中包括南约村、新建村、新沙村、卓弘高尔夫雅苑、金地、仁恒等地产项目,以及包括在建的宝荷欣苑保障房项目。

为了如此大规模人群生命安全,他们再也无法保持沉默了。

3天环评是为赶国家补贴

时间回溯今年6月3日,深圳人居委站公布这天下午召开了《比亚迪新能源材料项目基地环境影响报告书》专家技术审查会,2011年6月8日,按专家意见修改后,经专家组长和市人居环境技术审查中心复核,专家技术审核意见初具完成。6月10日,该环评报告审批通过。

7天一个环评,堪称中国速度美国夏威夷大学的环保专家董良杰接受本刊采访时如是评价。按业主观点,除去端午节3天假期,该重大项目环保报告审批仅用了短短4天时间便获得通过如此仓促上马到底意欲何为?

针对仓促完成环评审批的质疑,以业主身份咨询了《比亚迪新能源材料基地项目环境影响评估报告书》(下称《环评报告》)撰写者、环保部华南科学研究所相关负责人。该负责人解释称,是为了配合比亚迪赶时限,获取国家相关补贴。

在调查中发现,该电池厂所属用地为一类工业用地,按《城市用地分类与规划建设用地标准》一类工业用地,即对居住和公共设施等环境基本无干扰和污染的工业用地如:电子工业、缝纫工业、工艺品制造工业等用地。

根据2009年法定图则及2011年4月公布的《深圳市龙岗204-T2T3T4号片区[南约地区]法定图则》(草案)二次公示,该地块均划归为一类工业用地范畴。

那么电池厂为何建在一类工业用地上,而且与居住敏感区直线距离不足100米?作为环评审批单位的深圳市人居委相关负责人向本刊解释称,是深圳市规划国土委把该项目放到一类工业用地中去的,从我们的角度来说,第一用地分类不是我们职责范围;第二,新能源材料产业在这个分类里面也没有对应的类别。

人居委负责人还表示,在审核条件缺失的情况下,他们只能从环境影响的角度判断了。而环境影响就是《环评报告》和专家评审意见。

中华环保联合会一位不愿具名的律师表示,如果电池厂项目归类为K类,即一类工业用地的电子产业类别,那么环评报告书撰写过程中就可以相应简略和回避关于污染的关键问题。

专家评审意见一致认为,该电池厂为清洁生产、循环生产项目,环保水平达到一级,符合准入条件,对周围不会产生很大的环境影响。

调查问卷被指作假

原美国夏威夷大学环境专家董良杰告诉,国外,一个电池厂项目进驻一个新地方,一般都会对当地的土壤、地下水都会取样化验存档,离开是要恢复原样。撇开国外的规定不论,但这么近的距离设厂在环评的时候肯定要有邻里听证会的。

《环评报告》(简本)中135份调查问卷引起了注意。按《环评报告》中的公众参与结论称:收集调查135份调查问卷,根据调查,83.7%的受访者支持本项目的建设,16.3%的受访者表达无所谓的态度,没有受访者反对项目的建设。调查的各个单位均支持本项目的建设。

针对以上说法,遭到振业峦山谷众多业主的质疑,我们是距离项目最近的公众单位,受项目影响最大,也最为关注。但截至目前我们700多户入住业主没有一户收到过调查问卷。众多业主称环评报告中提及的100%不反对建设本项目的说法更是扯淡。

而按环境保护部华南科研所相关负责人向本刊的回应,该135份调查问卷是建设单位(比亚迪)收集整理后所得。

也就是说作为环评报告专题组和撰写者,环保部华南科研所并没有直接参与调查问卷程序中,而是比亚迪代为执行。

上述环保律师称让建设方代为参与的调查问卷方式,违反了作为第三方的公正科学的态度,涉嫌违规操作,那调查问卷公正性和法律效力亦由此受到质疑该律师说。

环保部华南科研所和深圳人居委相关负责人进一步解释,调查问卷里有振业峦山谷业主问卷反馈,业主姓名、联系方式都有。

峦山谷众多业主称存在这种可能性的唯一可能就是:比亚迪串通内部员工作假。来自一位不愿具名的比亚迪员工告诉本刊,他们确实被公司要求填写调查问卷,并被特别要求在是否反对建设项目一栏中填写否,与此同时不允许他们透露公司员工身份。

针对电池厂选址时安全距离的规定,深圳市人居委回应称,国内没有对磷酸铁锂电池这样的新能源项目安全距离进行法律规定。这一说法与环保部华南科研所的国家没有这样的规定说,磷酸铁锂电池厂不能建在什么地方解释如出一辙。

董良杰表示,国内对铁锂电池厂的环评很宽,对工业用地的要求很容易被灵活掌握。

来自比亚迪方回应称,对于用地功能这一块,比亚迪和深圳市龙岗区规划局于2010年8月份签定的用地合同中,已明确规定了这一块地就是用于电池厂建设的。

比亚迪某高层甚至质问附近居民,比亚迪宝龙工业园在这里开厂投产的时候,周边还是一片空地,既然知道有污染,为何来这里开发建楼,购房住户呢?

来自本刊调查发现,比亚迪精密制造有限公司建于2004年,确实早于附近商品住宅拿地时间。但附近原住民村庄如南约村则早已有之,据公开资料显示,南约村5万人口中,当地居民不过百人,而且大多移民外居,绝大多数的外来打工人口中,部分属于比亚迪内部的底层员工,环保意识之薄弱可想而知。

新能源污染争议

新能源电池厂生产过程中,是否无污染。董良杰并不认同这一做法,他告诉本刊,锂电池属于新能源行业不错,但重金属污染依旧是问题。金属材料加工中有铅、砷、镉、汞、铬等会释放出来到灰尘和水中。至于有没有放射性元素,视情况而定。

一位接近比亚迪电池厂项目的内部人士向本刊透露,比亚迪磷酸铁锂电池中添加了钴,所以正确叫法应该是磷酸铁钴锂电池,他们对外不会宣称钴这个成份,但是如果没有加钴可能就会涉及专利侵权,但有时又要隐藏掉这个字,不知道什么顾虑和担心。

针对比亚迪在磷酸铁钴锂电池中添加钴,一位锂电池项目专家表示这是行业公开的秘密,是比亚迪为规避专业风险考虑。

据该人士介绍,磷酸铁锂电池专利权还在国外人手里,正因为专利限制,国内厂商生产的磷酸铁锂电池仅限于在国内市场销售。除了钴外,磷酸铁锂电池生产过程中,还会存在铬重金属污染。但他表示,由于对原材料铬用量要求都是在几PPM以下,其污染影响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比大理石的含量还低。

董良杰认为,鈷的问题不在添加到固体产品中多少,而在添加过程中有多少排放到空气和水中。鈷潜在的问题很多也严重。

值得注意的是,按照《环评报告》,比亚迪宝龙工业园COD现有工程排放量20.81吨/年;电池厂建成后工程排放量将达到75.16吨/年,接近原来4倍。COD即化学需氧量,是在一定的条件下,采用一定的强氧化剂处理水样时,所消耗的氧化剂量。它是表示水中还原性物质多少的一个指标。化学需氧量COD又往往作为衡量水中有机物含量多少的指标。化学需氧量越大,说明水体受有机物的污染越严重,明显扩建后总排放大幅度增加,肯定增加周边环境负载。董良杰说。

对该项目持反对态度的业内人士认为,比亚迪在喷涂的污染处理上,尚存在问题。根据国际惯例中,比亚迪喷涂工艺中的污染治理成本,已包含在诺基亚、摩托罗拉等大客户支付费用中。品牌商为其环保成本买单的业务,比亚迪都视而不见,不愿环保处理,那么将来如此大体量的电池厂建成投产后,所面临高昂环保成本,比亚迪会如何应对,答案不解自明。

据相关环保部门有限公开的可查资料,比亚迪污染问题由来已久

。深圳市环保部门2005年公开的十多起重大环保行政处罚中,比亚迪下辖公司就占了三起。即:深圳市比亚迪电子部品件有限公司未经审批,擅自增设负极充电生产线,并擅自转移危险废物;比亚迪精密制造有限公司未经审批,擅自增设LCD生产线。

深圳市比亚迪汽车有限公司(下称比亚迪汽车)更是因废水排放超标问题多次受到深圳市原环保局行政处罚。据有限公开资料显示,仅2009年3月份至9月份比亚迪汽车日均外排废水量达到1465吨,超出公司排污许可证规定的允许最大日排水量158.6吨近10倍。

公众研究中心主任马军告诉本刊,2010年4月,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联合34家环保组织致信比亚迪,针对其存在的环境污染问题,比亚迪一开始不作回应。

在大客户诺基亚推动下,比亚迪与环保组织进行了接触,但没做解释,按马军说法大多数诚心沟通的企业都会针对过去他们出现的环境污染问题做出解释。起码说明一下他们当时出现了什么问题。并针对所列举的这些污染问题,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的,提出解决方案,或将要采取的行动。甚至有企业还会提供一些后续的监控数据,来证明自己改进的情况。但比亚迪什么都没做,这种躲避的做法显然令人失望。

比亚迪仍然缺乏主动建立自己环保体系一个基本认知。马说。

重庆传染病科医院哪家好
黑龙江盛京白癜风医院治病效果好吗
陕西最好的治疗白癜风医院
梅州白斑医院哪家最好
呼和浩特癫痫病医院排行榜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