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官场风云 正文 正文_第223章

发布时间:2020-01-16 15:14:12

官场风云 正文 正文_第223章

县郊一间偏僻的小屋,外面反常的停着三辆车子,小屋里面,陈兴站在一旁,听着对面两张陌生面孔亲口述说之后,陈兴不禁苦笑的摇了摇头,竟是些破烂事。

“我们已经将我们如实说了,几位是不是也该履行承诺,让我们离开?”

陈兴对面的两人,就是跟踪他们的那两位私家侦探,何丽开着车一直到了县郊的这一处偏僻地方,前后三辆车子,终于将两人给堵得死死的,张民还有赵一德带来的两名便衣,四个人轻而易举的就让车上的两名私家侦探乖乖配合的下来,正好旁边有这么一间破烂屋子没人,也就成了临时拷问之所。

陈兴没说话,看了何丽一眼,率先走了出去,刚才都是何丽在拷问,陈兴就是在旁边当一名旁听者,他也只是想确定谁在跟踪何丽而已,正如何丽之前很是笃定的猜测一般,跟踪的两人的确是其丈夫请来的私家侦探,这会已经知道结果,陈兴也没兴趣再听下去,至于何丽有没有手段搞定这两个私家侦探,陈兴心里根本不担心,这些人辛辛苦苦的日夜跟踪,图的是什么,还不就是钱?范斌能用钱请他们,何丽照样能用钱收买他们,这两父亲如今正在上演分割财产的大战,陈兴可不想掺和这种事,他也不好掺和。

“一德,你带来的那两人还能信得过吧?”陈兴转头问着跟在后面走出来的赵一德。

“黄书记,您放心,他们嘴巴都紧的很,知道什么该所,什么不该说。”赵一德郑重的答应道。

陈兴笑着点了点头,他也就是不想多出一些风言风语罢了,刚才在里面,大家都有听到那两名私家侦探所言,难免就会猜想陈兴跟何丽两女是什么关系,陈兴自是相信赵一德和张民都不会乱说,也就赵一德带来的那两名手下要稍微告诫一番,不过赵一德一说,陈兴也就放心,见赵一德神色严肃,陈兴拍了拍赵一德的肩膀,摇头笑道,“我随便问问,没什么大事,放松点,瞧你这脸色绷的。”

陈兴在外头等了一阵,也不知道何丽跟那两个私家侦探说了什么,大概也就是五六分钟的时间,几人就都从里面出来了,陈兴本来就不想私自囚禁那两人,见何丽跟对方谈妥了,陈兴也没多问什么,任那两名私家侦探离去。

而那上车的两人,直至将车开远了,当中一人才庆幸道,“幸好今天人家不跟我们计较,不然咱们缺胳膊少腿都有可能,草他妈的,咱们干这一行的,拿手的就是跟踪调查,今天反而被人端了,真是终日打雁反被啄了眼。”

“今天还算幸运,妈的,刚才被对方堵住的时候,我一颗心都悬起来了,以为今天完了,就算是对方不会拿我们怎么样,但总要给我们松松筋骨,没想到还能完好无损的离开,你说跟何丽在一起的那男的是什么身份?看他的样子好像有点来头呀,之前说要调查他,还没来得及摸底呢,要不要查一查?”开车的另外一人问道,脸上同样有着侥幸的神色。

“还查个屁,今天都栽了,你还想栽第二回啊,那人的身份肯定不简单,就何丽和楚蓉那两女人,肯定察觉不到她们被跟踪了,之前咱们跟踪了她们一个礼拜,她们都一无所觉,也就是今天才知道我们的存在,不过我敢肯定不是她们自己发现的,那男的身旁的几人,看着像是警察,哎,这还是我干这行以来第一次吃了亏,算了,这事提起来丢人,咱们就当没发生过,烂在肚子里吧,至于那男的是什么身份,不关我们事了,以前咱们是为范斌服务,有义务调查他,现在反过来了,何丽既然开得起更高的价钱,我们也没必要一根筋。”

“哎,不过这事要是传出去,会不会影响咱们社里的声誉?要是被人知道咱们这家私家侦探社会出尔反尔,背信客户,以后谁还敢来找我们?”

“啧,这事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至于那范斌,我们帮何丽帮的隐蔽点,他能知道个屁,跟我们玩手段,他还嫩了点。再说了,今天这架势,我们要是不跟何丽妥协,恐怕现在也就不能好好的坐在车里说话了。”

偏僻的小屋子前,陈兴和何丽、楚蓉两人说了几句话,也就上车离开,临走前做了个打的手势,让两人有事随时打给他,随即带着赵一德几人离去。

省城,省长张国华的办公室,刚接完的张国华一脸古怪,打过来的是其二哥张国中,张国中还是那一贯的大大咧咧的性子,即便是跟他这个官居省长的亲弟弟打也是如此,张国华早就习以为常,而张国中刚刚打过来说的竟是陈兴的事,跟张国华商量说要将陈兴调往京城,想问张国华有没有什么好的意见?

张国华乍一听到这样的话,心里的惊讶可想而知,陈兴才刚当上县委书记,在溪门县发展正好,这么着急的调往京城干嘛,就是想要提拔,也要先稳一稳嘛,不过张国中透露这是家里老太爷的意思后,张国华也就闭嘴,反问张国中有什么想法?

张国中登时就大咧咧的说了,给陈兴谋了个在教育部的差事,问张国华合不合适?张国华第一反应是直翻白眼,调到教育部那衙门去,将来能有啥大前途,只是这种念头也就是一闪而过,张国华能一路顺风顺水的做到正部级,除了张家的庇护,他本身的能力绝对差不了,当他询问张国中具体谋了个什么职位后,张国华也就明白过来了,陈兴这一调往京城,除了顺势再提拔一级外,更主要的是藏锋,一个30岁的副市长跟一个30岁的副司长,谁会更引人注目,答案是可想而知的。

陈兴回到办公室后,碰到的那俩私家侦探的插曲早已被其抛诸脑后,何丽的家事,陈兴不方便去掺和,以何丽的手段,相信也能处理的好,陈兴倒是不担心,坐在办公室,他也就专心忙活自己的事,但这屁股才刚做热的功夫,就响了,陈兴拿起一看时,一脸诧异,来自京城的那位玉女大明星张旸给他打的?

陈兴疑惑的再次看了一下来电号码,确认自己没有看错,是来自京城的那位玉女大明星打来的,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不成?他和对方压根不熟啊。

“张小姐?”陈兴接起,语气中还带着一些不确定,都隔了好些日子了,那位现在红得发紫的美女大明星会给主动跟他联系,陈兴都有些怀疑对方是不是打错了。

“陈县长,我现在可是到了你们溪门的地面上,你这个地方父母官要不要尽一下地主之谊啊。”中,那甜腻可人的声音状似在跟陈兴撒娇一般,的主人张旸此刻正拿着,站在玻璃窗前,俯瞰着溪门的夜景,眼里闪过一丝鄙夷,这小县城也太破了。

张旸上次认识陈兴的时候,陈兴还只是县长,这才没过去多长时间,陈兴成了县委书记,张旸对这并不知情,嘴上还是称呼着陈兴为县长,而她,现在也确实在溪门,就下榻在溪门唯一的一家三星级酒店,成功大酒店,住在8楼的高层,张旸第一次碰到在城市的中心,视线会如此宽广,一眼望去,前方没有任何阻挡之物,这要是在大城市,早就被林立的高楼给遮住视线,也就是在溪门这样的小县城,尽是些低层的建筑物。

“张小姐在溪门?”陈兴站了起来,心里大为惊奇,张旸来溪门这小县城干嘛?

“对呀,怎么,陈县长很惊讶?我在成功大酒店,刚到。”张旸倚着玻璃窗,淡淡的笑着,眼角上扬,那是来自心理上的高傲,抬起手腕看了下时间,张旸笑道,“陈县长,忙碌了一天,你这位人民的公仆也该吃晚饭了吧,晚上不知道有没有那个荣幸请陈县长共进晚餐?”

“晚上嘛。”陈兴有所迟疑,他跟张旸也就是一面之缘,连点头之交的交情都算不上,对方又要主动约他吃饭,陈兴想到上一次在京城的事情,却是感觉有些不太正常,若是让别人知道有张旸这位美女大明星请着吃饭,陈兴却是还不太想去,不知道会有多少人羡慕的流口水,换成其他人,恐怕连考虑都不用考虑,立马就点头答应。

“陈县长不会连这点面子都不给吧?我可是来给你们溪门做贡献的哦。”张旸似是感受到了陈兴心里的想法,嘴角轻轻一撇。

“对了,还没问张小姐此行到溪门是?”陈兴正好问出了心里的疑惑。

“有家公司请我来溪门为你们这里的一个旅游区拍广告,陈县长你说我这好歹也算是为你们溪门做了点贡献吧。”张旸咯咯笑道,这种空话,对她来说也就是张嘴就来的事情,她接下这个广告,拿了700万的代言费,要是没报酬可拿,让她免费为这么一个小县城的旅游区拍广告,那是门都没有的事。

“那好,张小姐定个时间地点,晚上我再过去。”陈兴点了点头,从张旸的话中,他转瞬就想到了钟灵身上,是钟灵的公司花大价钱请来的?双方当时签的合同中约定,对旅游区的推广,由钟灵的公司全权操作,这次看起来,八九不离十是钟灵那边在操作了。

陈兴转手就给钟灵打了过去,果不其然,答案正如他所猜测一样,钟灵在里笑着同陈兴说要想将旅游区的知名度打出去,请个明星代言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正好现在张旸在国内红得发紫,自身的形象也十分青春靓丽,公司最后就敲定了由张旸来代言,本来公司的上限是八位数的报酬,没想到一路讲价,对方竟然愿意以700万的报酬接下这个代言,钟灵笑说公司为此省下了300万。

陈兴和钟灵聊了几句,也就挂掉,他倒是没去关心说张旸以多少钱的价位接下了这个代言,确认张旸是为了拍广告才到溪门来,陈兴心里也就没啥疑惑,张旸一来就请他吃饭,陈兴也就权当是对方的热情好客了,陈兴不知道张旸现在的代言身价都是上千万的,最后愿意以700万的报酬接下这个代言,有一大半的目的就是为了到溪门来。

晚上六点半,和张旸约定的时间,陈兴准时赴约,张旸就在酒店订了一个包厢,陈兴直接过去,在酒店门外,陈兴竟是有看到几名拿着相机的在酒店门口徘徊,陈兴不禁笑着摇头,这些娱乐圈的大明星,虽然过的很光鲜,但不见得就会有多幸福,连一点隐私空间都没有,那可真是够痛苦,起码陈兴就适应不了那样的生活,这几个,不用想都是在等着拍张旸的,能够追到溪门这小县城来,也真是辛苦了吃这碗饭的,够敬业的,要想多拍一些第一手,还真得时刻盯紧大明星的行踪。

陈兴到了酒店的包房,推开门,张旸正自己倒着茶喝着,屋里还有两人,一男一女,陈兴估摸着那应该是张旸的助理啥的,见到陈兴进来,两人先是瞅了一眼张旸,见张旸脸上露出笑容,两人也知道这是张旸要等的客人了,微笑着冲陈兴点了点头,两人一前一后的离开,将门又给关上。

“才一些时日没见,张小姐是越来越漂亮了。”陈兴审视了张旸一眼,一条简单的低胸圆领打底衫配上一条黑色短裙,很普通的一身休闲打扮,只是穿在张旸身上,无疑更多了几分迷人的韵味,像张旸这样身材脸蛋都让人嫉妒的女人,衣服穿上去,不是衣服给人加分,反倒是人给衣服增色了,天生的衣架子。

“陈县长,是不是所有当官的嘴巴都像你这么甜。”张旸笑着给陈兴倒了一杯茶,露出了一口美丽的小白牙,她对陈兴的称呼有误,陈兴却是也懒得去纠正,对方不是这体制里的人,称呼啥的,错了也就错了,反正双方不可能在工作上有任何交集。

“我这是实话实说,相信像我这样说的肯定不是第一个,张小姐听这种夸奖的话都快听出茧子了吧。”陈兴笑道,说起了刚才在楼下所看到的,“楼下有几个正候在门口呢,张小姐的名气可是越来越大了,到哪都有跟着。”

一听陈兴提到,张旸脸上闪过一丝厌恶,“那些狗仔,到哪都是阴魂不散,哪里都能见到他们的身影,要是被他们拍到点啥,还不知道报道要写成什么样子。”

“这些固然让人讨厌,但要是没有他们,你们这些明星也不可能有那么高的关注度,所以说,你们要保持曝光率,也离不开这些人,你讨厌他们,但从另一个角度讲,也得感谢他们,这兴许也是成名的代价。”陈兴笑着瞟了张旸一眼。

“是啊,这就是成名的代价。”张旸神色一黯,陈兴这句话直接触动到她的内心深处,当明星到底好不好,也只有她们这些在娱乐圈里摸爬滚打的人才能说的清楚,这里面的酸甜苦辣,也不比任何一个行业少,娱乐圈里更新换代比任何一个行业都快,想要成名,有可能只是一晚上的事情,但要过气,可能也就是几个月的时间,要想保持自己的知名度,更多的是要有手段,要懂得炒作,懂得制造话题。

看到张旸情绪不佳,陈兴旋即转移话题,半开玩笑道,“待会吃完饭,我可不敢跟你一块出门,免得被人拍到,把我这个无辜的人也给写进去。”

“哈,那我要是吃晚饭想跟陈县长出去走走怎么办,难得来到溪门,还只是呆两个晚上就走,陈县长就不带我领略一下溪门的风光?”张旸似笑非笑的盯着陈兴,眼神里有些异样,“我可是不怕被人传出绯闻,反正那些狗仔队也习惯胡编滥造,他们要是写着张旸的某某神秘男友惊现,我可是一点都不介意。”

“张小姐要是想参观,我可以给你请个导游。”陈兴不动声色的笑道。

“是嘛,请别人就没什么意思了,我就要陈县长亲自给我当导游。”张旸小嘴一撇,不乐意的摇了摇头,那模样,就跟在陈兴撒娇差不多,勾魂的眼神儿冲陈兴眨呀眨。

“我事情比较多,恐怕没时间陪张小姐参观,再说张小姐真想领略溪门的风土人情的话,找我还真找错人了,我熟悉的地方不多,都找个本地通给你当向导。”陈兴笑着委婉拒绝,不管张旸是不是开玩笑,陈兴可不敢应下这种事,这要是被拍下来,还不知道要写成什么样,陈兴不怕绯闻,但也不想让绯闻缠身,他一个当官的跟张旸这种美女大明星传出绯闻,那非得影响到他的前程不可。

“瞧陈县长您怕得跟什么似的,简直是太伤我的心了,难道我就这么不招陈县长您待见吗。”张旸可怜兮兮的望着陈兴,那神情装得惟妙惟肖,陈兴看了都只能感叹,这些娱乐圈的女人,演起戏来,都跟真的一样。

两人点了菜,陈兴说着说着也就说到了旅游区,笑道,“我们溪门县的旅游区不比那些国家五A级旅游风景区差,绝对是休闲度假的好去处,张小姐有机会可以多带些圈里的朋友来溪门县玩玩,顺便帮我们溪门县打打名气。”

“这是陈县长求我帮忙还是命令我办事?”张旸笑眯眯的望着陈兴。

“当然是请张小姐帮忙,我可不敢命令张小姐办事。”陈兴笑着摇头。

“帮忙可以呀,不过陈县长你一口一口张小姐的叫我,好像跟我不是很熟呀,我干嘛要帮陈县长呢。”张旸身子向前倾着,朝着陈兴的方向,“我那些闺蜜死党都叫我小旸,陈县长还是那样叫我好听一点,就是不知道我该怎么称呼陈县长呢,老是叫你陈县长的,我自己也觉得别扭。”

“那成,你就叫我陈兴吧。”陈兴点了点头,笑道,“咱俩这算有交情了吧,以后你可得就得多带些朋友到我们旅游区玩玩,帮我们增加一下曝光率,我们最缺的就是那个。”

两人说话的功夫,门外有人送菜进来,陈兴发现端菜进来的并不是酒店的服务生,而是张旸的一个女助理,看样子两人一直守在门外,陈兴看了倒也觉得好,这样也就没人知道他在包厢里面是谁在吃饭,他也不想招惹什么绯闻,张旸的谨慎和小心也合他的想法。

陈兴心里刚刚这样想着,抬眼却发现张旸不声不响的站起身换了一个位置,就换到他隔壁的座位,而两人的座位原本是斜对着的,隔了两张椅子,现在是紧挨着,陈兴眉头微微蹙了一下,转头看了张旸一眼,心脏旋即不受控制的一跳,张旸这会正好是要俯身坐下,那低胸的圆领打底衫一下子就敞开了一大片,胸前风光毫无遮掩的露在了陈兴的面前,陈兴也就是惊鸿一瞥,不敢再盯着人家那里看,而张旸也早已坐好,挺起了身子。

张旸的嘴角挂着笑意,笑得很莫名奇妙,刚才陈兴的举动她看不到,但是眼角的余光能瞧得见陈兴那一瞬间的动作,张旸心里有些自得,她就不信拿不下陈兴。

“陈兴,今晚不陪我去逛也可以,但得陪我喝个痛快,好久没放开喝了,难得到溪门来不用应酬什么,晚上我一定要自己痛痛快快的喝个舒服。”张旸笑道,她点了几瓶红酒,今晚是打算喝光的,直到把陈兴灌醉为止。

“喝酒可以,不过要适度,喝多了就伤身了,张小姐要是想喝,我可以陪你喝几杯,但可不能多。”陈兴笑着道。

“看看,陈兴,刚才我说什么的,你该叫我小旸,瞧你现在还叫我张小姐,这么生分,不行,不行,你得先自罚三杯。”张旸不依了,给陈兴倒满了一杯酒,要陈兴喝下去。

“是我的错,是我的错,这样,自罚一杯,三杯就不行了,这是红酒,后劲比较大,小旸你可不要诚心想要灌我,要不然待会我要叫救兵了。”陈兴看了一下那满满的一杯红酒,他倒是不怕喝酒,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感觉张旸似乎热情的有些过分,双方不过是第二次见面而已,就算是他沾了张家兄弟的光,张旸也不至于这样热情吧。

“一杯不够,起码要两杯。”张旸身子越发靠近了陈兴。

就在这时候,陈兴的响了起来,陈兴听到那铃声,整个人随即来了精神,那是他给张宁宁来电设定的铃声,抱歉的对张旸笑了笑,陈兴走到窗口去接,脸上挂着发自内心的笑容,“宁宁,打给我不会是想我了吧。”

“哼哼,鬼才想你。”张宁宁在那头皱了皱可爱的小鼻子,跟陈兴玩笑了一两句,张宁宁也是言归正传,“陈兴,有件事要告诉你,你要调到京城去了,听说是我二伯帮你安排的,调到教育部去。”

“去京城?教育部?”陈兴抓住了两个最紧要的关键词,一连就是两个反问,整个人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他这才刚刚坐上县委书记的位置,又要调走了,这也有点儿太不合常理了吧,起码也得过渡一下啊。

“嗯嗯,我刚才吃饭听我爸说的,他说下午我二伯打给他,说了这件事,问我爸有没有什么意见,要是没有,你这调令可就要落到实处了。”张宁宁说道。

“那个。。。啥,宁宁,你爸有没有说为什么要把我突然调到京城去?”陈兴打开窗户,整个头伸出窗外去,他这是有意要让张旸听不到自己讲,这种也不适合让别人听了去,而且陈兴此刻大脑更是一团浆糊,头在窗外,被冷风一吹,陈兴才精神了过来,但心里更多的是震惊,还有一股说不出的亢奋,这就要去京城了?

“我爸没说什么,他说他同意了我二伯的意见,我帮你试探了一下,听说那好像是我爷爷的意思。”张宁宁小声道,若是陈兴能看得到张宁宁此刻的表情,可以看到张宁宁脸上一脸的小得意,能为情郎打探一些消息,似是一件很值得骄傲的事,要是张国华看到,只会感叹女大不中留,女心外向啊。

“老爷子的意思?”陈兴这下子头更晕了,张老爷子亲自关心起了他的前程来了?这调动还是张老爷子授意的?陈兴脑袋有些转不过弯来,他这待遇,貌似是比省部级干部还牛?不过这种想法也就是一闪而过,陈兴知道也就是沾了张宁宁的光,才能让张老爷子惦记着,只是张老爷子没理由说突然要把自己调到京城去呀。

“是啊,我爸说这是爷爷的授意,不然我二伯也不会突然说调动你的工作,我二伯虽然闲着,但还不至于吃饱了没事干。”张宁宁笑着编排起了自己二伯,“平时就他最老不正经了,哼哼,刚刚我还打去给他,我威胁他说要是敢给你安排个不好的职位,回去我就去他那间古董收藏室里折腾,看他心疼不。”

“宁宁,你可千万不要那样做,我怎么说也是张家的女婿,二伯是自己人,他肯定不会亏待我,你可别去跟他胡闹,他不知道还以为是我让你去呢。”陈兴笑道,他现在还没完全消化张宁宁带给他的这个消息,脑袋还有些晕乎乎的,到京城去当官?

陈兴到现在还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是真的,只是这个是张宁宁打来的,由不得陈兴不相信,张宁宁不会骗他,也不会跟他开这样的玩笑,最主要的是这个消息是张家的人说的,那是最能让人信服的,以张家的能量,想要把他调到京城去,别说是部委,就算是中央办公厅那种核心部门去,陈兴相信张家也有这个本事,唯一让他疑惑的也就是为什么突然要调他到京城了,毕竟他也才刚坐上县委书记的位置,就算是要调动,应该也要过段时间才是。

“放心啦,我也就是随便说说,我二伯估计早把他那些宝贝古董都藏到隐蔽的地方去了,以前我小时候去他那古董收藏室玩过,咯咯,不小心就砸坏了他三个花瓶,把我二伯给心痛得好几天都吃不下饭。”张宁宁说起了以前的趣事,笑得合不拢嘴。

“宁宁,那二伯有没有说给我调到什么职位去?”陈兴关心起自己的位置。

“他倒是没说,还故意跟我卖关子,只说不会亏待了你,气死我了。”张宁宁挥舞着小拳头,而远在京城的张国中这时候却是突然打了个喷嚏,一脸的疑惑,谁在心里咒骂他来着?

“那你二伯有说我会什么时候调动?”陈兴急切的问道。

“这个倒是没有说确切的时间,他说也就是这两个月的事情了。”

因为还有一个张旸在等着,陈兴并没有和张宁宁说很久,他这会的思绪也有点乱,这个消息来得太突然了,而且是关乎他前程的大事,以至于陈兴的心情久久都无法平静,挂掉,陈兴深深的吸了口气,闭上眼,感受着窗外的冷风,陈兴逐渐冷静了下来,当他再睁开眼,看着这溪门县的万家灯火,陈兴在这一刻的心境,变得有些不一样了,溪门县,即将成为他人生中走过的一站,马上,他就要到京城去了,这么快的变化是他从来没有想到的,他一直以为自己起码还会在溪门呆上两年,然后借着张家的关系,两年之后再往上一步,高升到副厅,32岁的副厅,那也是很年轻的干部了,而这次的升迁,实在是快得太不可思议了,陈兴自己都感到震惊。

是了,刚才张宁宁也没说他到京城去会做什么差事,只知道是在教育部,是不是会再升一级还不知道,他自己就想着自己会再往上走一步了,还真是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搅乱得脑袋都不正常了,陈兴心里苦笑着,兴许他调往京城部委,只是平级调动呢,到教育部某司某处去当个处长也不一定,他这会还理所当然的想着自己当副厅呢。

摇了摇头,陈兴暂时不去想这个事,将窗户拉上,陈兴重新走回座位,张旸正一脸笑容的打量着陈兴,“刚才谁打来的呀,瞧陈兴你走路都轻飘飘的,有什么喜事可得拿出来一起分享一下。”

“没什么,是我未婚妻打来的,小旸你可不会连我们小两口的私密话也想听吧。”陈兴笑着看了张旸一眼。

“那。。那就算了。”张旸脸色有些不自然,转瞬即逝,陈兴心思都在刚才张宁宁给他带来的消息上,也没去注意张旸的神色,很明显,张旸听到陈兴的话后,一下子变得有些不太一样了,尽管她脸色很快就恢复正常,但眼神却是有些慌乱。

张旸心不在焉,陈兴也在想着刚才的,包厢里的气氛相对沉闷,两人也都没发觉,过了好一会,陈兴才发现张旸一直都没说话,以为是自己将张旸给晾在一边了,忙笑道,“瞧我,接了个就走神了,我先自罚一杯,再和小旸你喝一杯。”

“好,我看着呢,陈兴你可别偷工减料,倒满点。”张旸笑道,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张旸的神色又逐渐恢复到最开始的样子,笑着冲陈兴抛了抛媚眼。

陈兴端起倒得满满的一杯红酒,一口见底,他内心深处依然兴奋着,酒下肚,似乎还不如冲刷内心的喜悦一般,陈兴又倒了一杯,这次陈兴邀请张旸碰杯,又是一口干了下去,而张旸,有意无意的身子往前倾着,故意让胸前的风光泄露在陈兴的眼皮底下,嘴角有着淡淡的笑意,偏生陈兴此刻却是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压根就没去注意眼前的美色。

一旁的张旸好一会才发现陈兴根本没看她,她刚才自己在卖弄风情,心里一阵气恼,恼怒的顿了顿脚。

‘啪’的一声,旁边的一张椅子被张旸的脚不小心踢到,应声而倒,陈兴注意力这才略略转移了过来,“怎么了?”

“不小心踢到椅子了。”张旸冲陈兴一笑,猛的,张旸脸色一僵,快速的转头看了陈兴一眼,笑道

重庆华肤皮肤病医院的地址
贵阳脑癫医院癫痫诊疗中心专家
安阳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治疗白癜风广州哪家医院好
河北最好的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