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哀鸣的坟茔

发布时间:2019-09-13 05:07:21
辽宁与内蒙古自治区的界河——柳河是条日夜滚滚流淌的母亲河,数万蒙汉各族儿女在这一带繁衍生息,这是一块美丽而富饶的土地,村落、炊烟、蓝天、白云、绿草、鸟鸣,小河,构成了这个地区特有的山村美景,草原上如雪的绵羊,奔跑着的骏马,高飞的雄鹰,好一派风吹草低现牛羊的美好画卷。
在柳河南岸,草原与丘陵接壤的哈达图山下,有一个自然屯叫好力皋,那是一个美丽而神秘的小山村。说其美丽,非常直观,站在哈达山顶上远望,山北、山东、山西是一眼望不到边的草原,向南,火红的高粱,金黄的谷子,盛开如雪的荞麦花,金秋的季节,田野里五颜六色,如诗如画。好力皋,依山傍水,既能草原放牧,又有肥沃的农田。
好力皋是草原与丘陵的连接部,屯中间有一条2米多宽的土路,路南是辽宁,路北是内蒙。当地曾有一段顺口溜:一匹辕马跨两省,前蹄子踏辽宁,后蹄子踩内蒙;全屯不到百户,辽宁不足60户,内蒙不到40户;不论蒙族、汉族,全用蒙语交流。外地人到这个自然屯,谁也不可能知道屯中央这条小道,就是两个省的边界。在好力皋人心里,谁也没有两个省的概念,都是一个屯的人。谁家有个大事小情;盖房子打井,婚丧嫁娶,大家都相互帮助,甚至是借个铁锹、镰刀,谁也不会想到你是辽宁的,我是内蒙的。两个省的居民,就这样以一条土路为界,各自幸福的生活着。许多年了,从来没有因一垄地、一棵苗、一棵树发生过冲突。这里的人们,都会蒙汉两种语言,通常谁也不用问谁是蒙古族,谁是汉族。蒙古族人多了,人们就说蒙语,汉族人多了就说汉语,蒙古族的习俗,汉族人遵循,汉族人的礼节,蒙古族也一样遵守。
最有意思的是婚礼,谁也不知道哪一项是汉族的,哪一项是蒙古族的。全屯人都过蒙古族习俗的本命年,都吃纯蒙古族美食牛犊子汤、手把肉、蒙古族馅饼;而纯汉族的“做大酱”、“撒粘糕”,蒙古族家庭也照做。就是在这样一个美丽和谐的山村,日本鬼子曾在这里撒过鼠疫病毒,毒杀了无数无辜的平民百姓,犯下了不可磨灭的滔天罪行。
70多年前的一个春天,正是柳河岸边柳绿桃红的日子,勤劳的好力皋人,正伴着布谷鸟的叫声在春耕,突然来了一辆插着膏药旗的土黄色日本军车,停在了好力皋北洼,车刚停稳,从车上跳下来一伙穿黄皮子、打裹腿、戴钢盔的日本兵,领头的还蓄着一绺小黑胡子,下了车,“呜里哇啦”的一阵嚎叫,“噼里啪啦”无目的地打了一阵子枪,几个扛大枪的家伙,站在周国山头上不时的四下张望,拿着两面红黄相间的小旗,不时地摆动。军车跟前,也有人不时地比比划划,剩下那帮家伙,不知道从车上往下卸什么东西,这一闹腾就是好几天。过了几天,这帮家伙在那里支起了帐篷,垒起了炉灶,四处抓丁,要盖房子。村里的年轻人都怕抓丁,多数人背井离乡,到外地逃荒去了。好端端的春耕美景不见了,地里只有老人、孩子、老牛、破车。稍微年轻一点的媳妇,也都穿着破旧的衣服,脸都蹭得五花六道的,看到日本兵都躲得远远的,都怕出什么闪失。
一个挎王八匣子,留着小黑胡子的家伙是头儿,这小子整天牵着一只大狼狗,三天两头就进村,看什么顺眼就抢什么。那天,看见一大群白鹅在河边戏耍,他觉着好玩,不时地哈哈大笑,看够了,掏出腰间的王八盒子,一抬手,“叭”的一枪,将最大的公鹅打死了。他一手牵着狗,一手拎着大鹅大摇大摆地往回走,早被大鹅的主人赵大妈看见,老太太快七十了,一辈子乐善好施,别看一双小脚,由于会接生,可是走南闯北,见过大市面的人。她这一辈子不知道遇到过多少兵,但这样大天白日打死大鹅拎起就走的兵,还真没见过。老太太摇摇晃晃快走几步,挡住了小胡子的去路,叉着腰,大声喊起来:“你是哪儿的兵,怎么随便打死我家的大鹅,拎着就走,还有没有王法?”老太太的几句话,让小胡子一惊,怎么?在这小山沟里,还有人敢挡我大日本皇军小队长的路,也太大胆了!
“老太太!你的什么的干活?我的,日本大皇军,山本小队长的干活。在那边修工事的干活,你的这个,用手一指手中的大鹅,犒劳皇军的干活,我的带回去,米西的干活。”老太太没听懂他这半生不熟的中国话,伸手要去夺小日本手中的鹅,这回小鬼子可不干了,一松手中的大狼狗,大狼狗向前一冲,就将老人撞倒在地,张开血盆的大口咬在了老太太的脖子上,只一口,老人就昏过去了,小鬼子看老人脸都白了,忙喝令大狼狗,要走人。这时候前后邻居都看到了,手里都拿着镐头、铁锹、大木棒,都跑了出来,没有空手的,小鬼子一看周围人不少,知道自己是干了一件“炸弹扔进厕所里——激起公奋(粪)”的事,便掏出腰间的手枪,对着天空,就是两枪,然后用冒着青烟的枪筒,对着周围的人大声地喊道:“他们,良民的不是,大大的坏了!死了死了的有!”众人一看小鬼子真要动枪,再看看自己手中的家伙,鬼子还有大狼狗,就是大伙一起上也得吃亏,都知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的道理,再看看赵大妈还在那儿躺着,一伙人都用愤怒的眼睛盯着小鬼子,小鬼子如丧家犬,狼狈地向村北逃窜。村里人这才忙着去救赵大妈。
这时候的赵大妈,脖子已经有多处在出血,几位乡亲们将大娘抬到家中,找来郎中,清洗了伤口,上了外伤药,包上了,也许是郎中的药好,大娘的血是止住了,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了,但小鬼子欠好力皋人的血债,却牢牢地印在了人们的心中。
郎中忙碌了小半天,总算将老太太的命保住了,一家人这才松了一口气。不过,在老太太的眼前,大狼狗的血盆大口,总是向自己冲来,老太太患了严重的恐怖症,不敢闭眼睛,一天也没睡一会儿觉,一会儿也躺不下,一闭眼睛就会大喊:“狗来了!”接着便是一身大汗。一家人都为老人不安。儿媳妇紧紧地抱着老人,赵老先生在地上不停地走动。儿子赵铁柱可是位大孝子,他不忍心看着老娘这样一惊一乍地折腾,跑着去邻村请来了大仙,想让大仙请一次神,给老娘压压惊,将老娘体内的邪气赶走了,让老娘能安稳的生活。
山里人有山里人的生活方式,好力皋人信奉“大仙”,“大仙”在当地有很深的根基。谁家有什么不痛快的事,请“大仙”来给请次神,烧几烛香,往往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其实请大仙给人们治病,是有道理的。通过请大仙,能将病人的精神调理过来,精神好了,气血就上来了,人体有了精气神,阳气就能上涨,有了阳气,身体就会健康,一切阴湿,也就是致病的因素“邪”就不能入侵,这就是俗称的“斜不压正”,这是中国传统文化一个独特的观点。古人认为,万事万物都是由气生成的,气的概念非常完美地融入到中医学的理论中。请大仙,跳大神,就是用这种传统的方式,引导患者长正气,调节阴阳平衡,达到治病的作用。由于跳大神还具有一定的娱乐形式,往往让患者在轻松的气氛中达到了阴阳平衡,增强了人体的免疫力,使神经系统对自身肉体真正起到了支配作用,机体的各部通力合作,就会起到防病,治病的作用。
赵铁柱请的大仙年轻靓丽,一副有颤音的嗓子,一举一动就是在跳一曲传统的民间舞蹈,很快就将在场的人们引入到了那种神奇,令人向往的世界,在香烟缭绕中,她的舞越跳越美,周围人看得入境了。这时候的赵铁柱,将一笔厚厚的香钱,放在了大仙的手中。大仙跳的更起劲了。跳大神在山村也是一种娱乐方式,屯里好多人都来看热闹,赵家院里如同在唱大戏。
赵铁柱的儿子赵石头,牵着他家猎狗出去跑了一天,抓到了两只兔子一只野鸡,还没进院就喊:“奶奶,可渴死我了!”进院一看,院里挤满了人,一下子楞住了,我家出什么事了!他拨开人墙向屋里跑去。
一进屋,看见奶奶的脖子缠着白布,多处浸着鲜红的血:“奶奶!您这是怎么了?”问罢,“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家里人都知道这可是个人小鬼大,什么事都敢干的“楞头青”,谁也不想告诉他,石头是个不到黄河不死心的主,看一家人都一脸的严肃,知道不是什么好事,跪在奶奶身边,抱着奶奶不起来。“奶奶!你这是怎么弄的,你快告诉我,奶奶!你有事怎么不告诉你大孙子?奶奶,你不告诉我,我就这样跪着不起来,奶奶……”石头的脸上流下了伤心的泪。奶奶可看不了孙子为自己哭,更舍不得让孙子长跪不起,忙将孩子拉过来,有气无力地同孙子讲:“你爸他们不告诉你,是怕你知道后惹事,我知道我孙子是个明白人,我们可不能拿着石头往鸡蛋上撞。你要是答应奶奶,知道了也不惹事,奶奶就告诉你,行吗?”
“奶奶!你放心,我最听你的话,你不让我干的事,我一定不干。奶奶!你还不知道你孙子最听你的话?”老太太听孙子答应得很干脆,这才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给了孙子。石头听的时候,眼睛都射出了仇恨的光,牙咬的“嘎吱吱”直响,老太太多次重复:“石头,你可不能乱来,我孙子可是懂事的孩子”
“奶奶,你就放心吧,我知道,我不会乱来的。那帮家伙手里不但有枪、有狼狗,还有一伙为他们做事的‘黄皮子’,我是不能干那冒险的事。奶奶,你孙子已经长大了。”老太太摸着孙子的头,自言自语念叨着:“我的孙子可真长大了。”
石头可是个有心劲的孩子,当着奶奶的面,他说的头头是道,心里早就结下了大疙瘩,外国人竟敢在我的家门口放狗咬奶奶,这可真是“孙悟空大闹灵霄殿——翻天了”,不论是谁,我会让你没好果子吃,那条狗养的玩意,我让你活不长。
石头从小就有组织才能,他的身后每天都有一帮小伙伴,他是村里人公认的孩子王。但石头从来不干坏事,孩子们都爱同他在一起玩。这一夜,石头几乎没合眼,一闭眼睛,就感觉日本鬼子的大狼狗又来咬奶奶,他琢磨了一夜,设计了好多弄死狼狗的办法,只是不知道哪个最安全,还不能让日本人发现。
第二天,石头还同往常一样,起床后先到奶奶房问候奶奶,见奶奶的脸肿得都封了喉,心里非常难受,暗下决心:小鬼子,血债要用血来还。他已经将仇恨记在心里了,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继续干着他每天必须干的活,扫院子,帮爸爸喂牛羊,吃过早饭,他告诉奶奶:“我去给你抓兔子,回来给你煮着吃,补身子。”奶奶看着孙子,心里就高兴,虽然疼得一夜也没睡着觉,还是乐呵呵地同孙子说:“多加小心,早点回来,别让奶奶和你妈惦记。多带点吃的喝的,别渴着、饿着。”
“奶奶,你就放心吧,中午我就回来。”石头将奶奶裸露着青筋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蹭了蹭,恋恋不舍地领着那条叫“雪儿”的猎狗走了。
石头是约了几个有猎狗的小伙伴一起走的,在路上,他与小伙伴们讲:“这几天,不论谁家的狗抓的猎物,都由我管理,到屯子后,谁家的还给谁,我有用。”石头是小伙伴们的头,他说什么也没人反驳,大家一路说笑,向草原深处走去。
走到日本人盖房子的地方,石头告诉大家慢点走,还没等走近,就有日本站岗的士兵大声喊:“小孩,哪边的干活,这里盖房子,不能靠近的……”石头等人谁也不说话,感觉都是胆小鬼,山沟的孩子,没见过大世面。其实,石头已经将周围的情况看得清清楚楚了。
盖房子的山洼,四边有四个站岗的,现场用铁丝网围着,铁丝网靠路这儿有个活动门,门里边有两个帐篷,帐蓬里有日本人进出,帐篷后边是建房的工地,哩哩啦啦占地几十亩,在上边挖了不少的深坑、壕沟及房子的地基,有些地方已经垒起了土坯墙。两个日本军人拿着图在这比划一会,到那儿“呜里哇啦”一阵子,每人都背着大枪,只有那个小胡子挂着匣子枪,系着武装带,牵着大狼狗,感觉只有他是闲人。石头等人看见小胡子,故意将他们牵着的猎狗弄出声响来,有的还汪汪叫了几声,也许是人有人言,狗有狗语,石头等人手中的猎狗虽然叫得不怎么激烈,可让小胡子手中的大狼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它挣扎了好几次,幸亏小胡子牵的牢靠,不然一定得跑出来。大狼狗看跑不出去了,朝着石头等人的方向“汪汪汪”地嚎叫了好几声,那声音可能是说:“你们哪儿有花姑娘吗?我可是帅哥。”
石头看到大狼狗跃跃欲试,心里暗喜,只要大狼狗能跑出来,就会让它有来无回。
石头等人这一天也真顺利,一上午就捉了6只兔子,还有野鸡,太阳刚一偏西,几个人乐乐呵呵地往回走,当走到离日本人盖房子不远的西山哨兵身边时,几个人停了下来,哨兵端着上刺刀的大枪过来了,“呜里哇啦”地说了一阵子日本话,石头几人谁也不懂,只好用笑脸,拿着一个死兔子比划着,意思是在这烧兔子,也许石头等人还没长大,日本兵比划了几下子,也好像是明白了,他端着大枪在石头等人周围转了几个圈,看有人捡来了干柴,石头挖了一个灶台,里边装满上干柴,用带着的水和了点泥,将兔子用泥箍起来,放在灶上烧起来;不一会,泥干了,再过一会,发出了烧肉刺鼻的鲜香味。日本兵看明白了,也放松了对石头等人的警惕。又过了一会儿,还用手中的旗子同建房那儿比划了一阵子,好像在告诉那边,这儿有几个孩子生火烧兔子。大约烧了有一个小时,灶台的火也烧完了,石头指挥小伙伴将外边已经烧得金黄的泥砸开,解下系在腰间的腰带子,折了几下,就成了一块桌布,将烧好的兔子放在上边,掏出随身携带的牛角刀,将兔肉一块一块分给小伙伴,他边分边放嘴里吃,吃得是津津有味。在石头等人吃的时候,站岗的日本兵,用眼睛的余光多次瞄着石头他们吃,石头也用余光瞄了几眼日本兵,看他的喉结多次上下咕噜,知道日本兵更馋,只是不敢下来抢吃。

共 22484 字 5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控诉日军“7 1“细菌部队的传奇小说,小说中的赵石头,让我想起了小英雄雨来,他在对敌斗争中表现出来的大智大勇,暗中激荡起一股不可阻挡的抗日暗流。作者选取了石头与铜锁在鬼见愁滚擂石,砸毁日军物资运输车,消灭五个日本兵;随后又去日军工地充当劳工,暗地里阻塞管道、拖延工期、设计自燃装置,点燃日军柴火垛的几个典型情节,使小石头的形象逐渐立体起来。作者以老练的文笔,流畅的文学语言,向读者讲述了一个鲜为人知的抗日故事,倾情推荐共赏。(编辑:湖北武戈)【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5061607】
1 楼 文友: 2015-06-15 17: 2:40 这篇鲜为人知的传奇小说,就是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中国的控诉状。略感的不足的是,作者在描写好力皋人感染鼠疫的情节时,对移植过来的资料,没有进行很好的衔接。但是,这并不影响整篇小说的艺术性。欣赏佳作,问候作者。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回复1 楼 文友: 2015-06-15 20:16:47 谢谢老师的推荐,一篇史实,告诉安倍,否认历史中国人民决不答应......
2 楼 文友: 2015-06-16 10:4 :07 祝贺作品成精,加油啊!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回复2 楼 文友: 2015-06-16 19:4 : 0 感谢老师的支持!作品加精是大家的功劳!!!
 楼 文友: 2015-12-27 06:12:11 感人至深的爱国故事,敬钦!孩子上火吃什么药
小孩晚上睡觉流鼻血
新生儿上火怎么办
儿童大便干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