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风魔 第四百二十八章:丹毒入体(一)

发布时间:2019-09-13 20:30:49

风魔 第四百二十八章:丹毒入体(一)

望着钟离脸上那惊讶的神情,萧寒微笑说道:“我不知道它属于几品的丹药,不过它的效果确实非常有效!”

“敢问萧城主,这丹药……”钟离一开口,似乎觉得自己的问题有些过分了,人家一出手就送出一粒九品丹药,再打听人家隐私就有些过分了。

“钟离堂主是想知道这丹药的来历吗?”萧寒呵呵一笑,钟离的心态他完全明白。

“是的。”钟离讪讪道,老脸不禁有些泛红。

“丹药是我的一个长辈给我的。”萧寒道。

“萧城主的这位长辈也是一位炼丹的高手吗?”钟离好奇的问道。

“呵呵,算是吧。”萧寒笑道,他是你们的祖师爷,不是炼丹高手是什么?

钟离小心翼翼的将手中盛放续命金丹的玉瓶收了起来,站起身来,郑重的弯腰给萧寒一躬道:“萧城主大恩,日后若是有用得着钟家,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钟离堂主,我再一次提醒你,任何病症都要对症下药,续命金丹可能是救命的仙丹,也可能是致命的毒药,你要想清楚了,再给令尊服用!”萧寒再一次提醒道,胡乱吃药是会死人的。

“萧城主,你的意思?”钟离自然是明白这个道理,只是身在局中,看到九品丹药,头脑发热,以为有了丹药就能救人了,却忽视了这个最基本的道理,在萧寒的再三提醒之下,他终于开始正视这个问题。

对方的长辈能够炼制九品的丹药,那他本人呢,会不会也是一名高级丹师呢,丹师虽然专注于炼丹,可并不等于他们不同药理,不知道如何治病救人,一个不懂药理不知道如何治病的丹师,那练出来的丹药谁还敢吃?

丹师可不是厨师。放错了一味调料,吃下去死不了人,最多就是把菜做难吃了,丹师要是放错了一位药草。那就可以从救人的好药变成杀人的毒药。

“钟离堂主若是信得过我,可以让我见上一见令尊,或许我可以帮你。”萧寒道,虽然他的三脚猫的医术不太灵光,但是他脑子可是蚩尤给他几万年的记忆

。有了这个支撑,就算看到了不发表任何意见,也是没有问题的。

“这,这……”钟离十分为难,钟海的事情在家族中属于绝密,别说外人了,就连自家人都不知道,若是传了出去,钟家寨可就危险了。

尤其是钟古那个吃里爬外的家伙,跟武士公会的人搅在一起。幸亏他还不知道父亲钟海的事情,当然他已经察觉到了,父亲十几年不见别人,可不见亲身儿子可就说不过去了,钟古借这一次武士公会为威逼利诱,目的除了夺权之外,还有一个就是想让父亲钟海出来。

“钟离堂主如果为难的话,那就算了,我的话就言尽于此。”萧寒已经送出了丹药,没有必要再往自己身上揽事了。这种吃力也许不会讨好的事情不干也罢!

“萧城主,请慢!”钟离急声道。

“钟离堂主,还有事吗?”

“父亲的事情一旦传出去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弄不好我钟家寨今后将会分崩离析。所以我不得不谨慎对待此事。”钟离斟酌了一下说道。

“谨慎是应该的,这一点我可以理解。”萧寒点了点头。

“萧城主既然能把如此珍贵的丹药送给我钟家,相信对我钟家是没有恶意的,只是……”

“只是我萧某人是一个外人,钟离堂主担心我会把秘密泄露出去?”萧寒笑道。

“是的,钟家目前已经是生死存亡之际。所以我们不得不小心行事。”钟离说道。

“这个钟离堂主倒是不必太担心,只要能找到医治令尊的办法,只要将令尊治好了,就算真相大白了,又能如何呢?”萧寒笑道。

“对呀,只要父亲的伤势完好,那就算公布这个秘密又有何妨?”钟离闻言眼睛一亮道。

“萧城主,谢谢你,这些日子来我光想着如何医治父亲了,却没有想过这些,今天要不是萧城主点醒,我还钻进死胡同里走不出来呢!”钟离异常感激的说道。

“你是当局者,我是一个旁观者,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看到的与你看到的自然有所不同了,呵呵。”萧寒笑道。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说得好!”钟离一拍大腿赞叹一句道,“萧城主,哦,不,萧先生,如果你愿意的话,就请随我去见父亲,相信父亲大人见到你,一定也是非常高兴的。”

“哦,这话怎么说?”

“父亲大人最喜欢年轻才俊,他说钟家如果要辉煌不衰败,就必须引入外姓人的力量,死守这种家血脉是不可举的。”钟离解释道。

“令尊的这番见解确实是真知灼见,任何一个家族固步自封,最终都是会走向衰亡的。”萧寒点头同意道。

“你说的太对了,我钟家目前的情形就是有点固步自封,困守在这么一个地方,却不知道外面的空间有多么的广阔,悲哀呀!”钟离道。

钟离起身过去,走到书架边上,伸手过去将书架上一朵雕刻的花纹输入了一道能量。

花纹上光芒一闪,只听得轻微“卡卡”声传来,墙边的书架连同墙壁被移开了,露出一个密道口来。

一阵风吹来,萧寒与钟离连忙压住了衣襟。

书房密道,这一点都不稀奇,萧寒在自己的书房内也搞了一个密道,只不过他很少使用。

“萧城主,请!”钟离道。

“钟离堂主,请!”

两人一前一后进入密道,密道的门很快就自动的关了起来,通道中的魔法灯立刻便亮了起来。

通道中的空气没有陈腐的味道,向来通风做的比较好,而且地面上石壁上都比较的干净,想来这条密道是经常被使用的。

“据我所知,钟家寨有数十万人,长住只有五六万,这些人都到哪儿去了?”萧寒一边走一边奇怪的问道。

“呵呵,能够居住在钟家寨的都是最核心的弟子。至于庞大的人口基数,那也是几千年来繁衍生息的结果,在外面的都是普通的钟家弟子,他们可以自由的恋爱和嫁人。只有优秀的后代才会被接入钟家寨来,他们大多数从事采药或者种植普通药草为生,每年给钟家寨提供大量的药草以供炼制丹药。”钟离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萧寒点了点头。

“在外面的子弟中偶尔也会出生一两个天赋不错的子弟,被接到寨子中培养,只不过钟家寨的族规限制。他们只能接触到六品以下普通的丹药的药方,六品以上以及六品以下比较特殊的药方都不能被解除和传授!”钟离解释道。

“既然都是钟家人,如此区别对待,恐怕她们会心生怨恨吧?”萧寒道。

“谁说不是了,这些人有钟姓,也有外姓,若不是天赋极好,也不会被接到寨子中来了,所以他们的修炼的速度都很快,而且炼药的质量也比一般钟家弟子强。除了特殊的丹药之外,他们炼丹的技能和修为都超过一般弟子,在钟家寨,他们的人数虽然不多,却是十分强大的一块!”钟离脸色忧郁黯淡的说道。

“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这些人一定跟钟离堂主的对手合作了。”萧寒淡淡的一笑。

“萧城主是怎么知道?”钟离吃惊的道,如果不是第一次见面,他都快把萧寒当成妖怪了,自己在这个年轻人面前好像藏不住一点的心思,完全就跟透明了似的。

“钟离堂主是外事堂的堂主。将来是要接掌钟家寨的,代表的是钟家寨最正统的力量,而正统的力量则需要受到族规的束缚,所以钟堂主明知道族规已经不合时宜了。但是却无力改变,反而要尽力的维护于它,对吗?”萧寒问道。

“是的,我是外事堂的堂主,是不能做出违背族规的事情的,否则。就会让族内产生不满,到时候就然对手有机可趁了!”钟离叹息一声道。

“处在你这个位置确实有些难处,做事总是要瞻前顾后,而你的对手则无所顾忌,有你在前面吸引别人的目光,他可以做他想做的事情,呵呵,你的对手很聪明!”萧寒道。

“是的,他确实聪明,知道我顾忌什么,不能做什么,他答应别人的东西,而我是绝对不能答应的。”钟离道,虽然他有钟元的帮助,但是在屡次的争斗中,自己的实力反而被一步步的削弱,而对手的实力却在不断的增强。

“想过如何反击没有?”

“想过,但没有好办法,除非我登上寨主之位,或许能够将其压制!”钟离道。

“呵呵,恕我直言,就算你登上寨主之位,而不改革现在的族规的话,恐怕日后还会出现此类情况,你又将如何呢?”萧寒直言不讳道。

“那我该怎么办?”钟离一愣道,他也想不出为什么自己会向一个外人求教,而且还是一个才见面不久的年轻人。

“钟家寨保守的势力很强大吧,不然你也不会有那么多的顾虑?”萧寒与钟离并驾齐驱的问道。

“正是因为如此,我才为难呀!”钟离叹息一声道。

“这些人我猜应该都是跟钟离堂主差不多年纪或者比钟离堂主还要大的人吧?”萧寒问道。

“不错,这些人都跟年纪相仿,不少都是我的长辈,有的辈分比我父亲还要高!”钟离说道。

“既然这些人死守族规,何不找个地方让他们去养老呢?”萧寒诡异的一笑道。

“萧城主,你的意思是?”钟离愣了一下,继而心中大惊道。

“旧的东西要摒弃,新的东西必将诞生,无论是采取什么样的方式,这个阵痛都是必须要经过的。”萧寒道。

“你,你的意思要我对他们下手?”钟离手指着萧寒,有些颤抖道。

“呵呵,我只是回答钟离堂主的问题,至于你怎么做,那是你的事情。”萧寒微笑道,“我可不想落下一个干涉别人家族内部事务的坏名声!”

“哎,你说的对,我就是心太软了!”钟离闻言,沮丧的放下手道。

“慈不掌兵。义不理财,看来钟离堂主只有守成之能,却无开拓之雄心!”萧寒一针见血的说道。

“听萧城主一席话,胜过读十年的书。你说的太对了,我确实不是寨主最好的人选。”钟离无比灰心失望的道。

“钟离堂主,你不要如此灰心丧气,其实你可以是一个很好的寨主,只可惜生不逢时。此时大陆即将大乱,钟家寨需要一个强而有力的领导人,这样才能渡过灾难,重新辉煌。”萧寒道。

“你的意思,让我主动退位?”钟离被萧寒这么一说,已经萌生了这种念头,亲兄弟骨肉相残,这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那到不必,退一步你自己将会是死无葬身之地。”萧寒笃定的说道。

“那你让我怎么办?”钟离道。

“还是先治好令尊大人吧。”萧寒笑了笑道。

钟离顿时如梦初醒,茅塞顿开。只要父亲一恢复,那自己还担心什么呢?

钟离的才能只能算是中上吧,可能还不如钟毓这个女儿呢,不过这样的人若是在平时的钟家寨,稳稳当当的接掌大位,未尝没有可能善始善终,可是现在却不能够了,怪就怪他命不好,生不逢时。

萧寒的方向感一直很差,不过他却知道他和钟离一道进入的是钟家寨背靠的那座大山之中。

许多世家都喜欢依山而建。然后再把山中掏出一个巨大的空间来,干什么就因人而异了,有的喜欢在里面干一些见不得人事情,藏一些见不得人的东西。有的喜欢在里面建造一座座炼狱牢房,反正只要是密道、密室,好事都不会太多!

萧寒释放神识,将自己来回的通道和方向都记录下来,害人之心不可有,这防人之心不可无。还是小心一点的好。

“萧城主,前面就到了,哪里就之后我族叔和我父亲两个人在里面!”钟离解释道,他怕萧寒到时候看到多出一个人来发生误会!

“我知道了!”萧寒点了点头。

萧寒刻意收敛了修为,因此他和钟离的脚步声在寂静的通道内显得格外的响亮。

“钟离,你怎么还带了一个人过来了!”突然,一声愠怒的声音,在二人耳边炸响,萧寒的神识早已发现他的,应该就是钟离说的那个族叔钟仁了,修为还算可以,勉强算是神级高手了。

“钟仁叔,这位是西域风城的萧城主,是侄儿特意请来为父亲治伤的。”钟离连忙解释道。

“我钟家都治不好的伤,他一个什么城主能治好吗,钟离,你难道忘记了族规了吗,擅自带外人进来,你想让你父亲气死吗?”钟仁严厉的声音训斥道。

“钟仁叔,你听我说,萧城主确实是我请来医治父亲的,他的医术高超,您还是让我们见一下父亲吧?”钟离肯求道。

“不行,你擅自带外人进来已经触犯了族规,我不能让这个外人见到你父亲。”钟仁道。

“钟仁叔,您看看这个,就明白我所言非虚了!”钟离取出怀中的玉瓶,朝前面一团黑暗中,用力的掷了过去!

“什么东西?”钟离也许看不到钟仁的位置,可萧寒却清楚的知道他的方位,当然他是客人,不便开口说话,他是钟离求他过来的,不是自己主动过来的,让不让瞧,那是人家自己的事情,他也没有热脸贴冷屁股的喜好。

“这,这是九品丹药,钟离,你从哪里找到的?”一个高瘦的人影如同疾风一般就冲到了钟离面前,激动的抓住钟离的双臂,追问道。

“钟仁叔,您先把我放开!”钟离双臂被抓痛,连忙道。

“噢,是叔叔鲁莽了!”钟仁闻言,连忙松开钟离的手臂道。

“这颗丹药叫续命金丹,是萧城主赠与小侄,用来医治父亲的!”钟离松了一口气,解释道。

钟仁的眼神顿时转向萧寒淡漠的脸上,有些不可自信的道:“这颗丹药真的是你赠送给钟离的?”

“是的。”萧寒点了点头。

“你为什么要赠送这么贵重的丹药给我们,你对我钟家有什么企图?”钟仁问道。

“我有你们灵药世家钟家都不能炼制的九品丹药,你说我对你们有什么企图?”萧寒微微一笑,反问道。

钟仁一下子就被萧寒给问住了,灵药世家不就是以炼制丹药出名了,人家有比灵药世家更好的丹药,对灵药世家又能有什么企图呢?

“这颗药举世无价,你就这么舍得将它送给我们?”钟仁还不相信的问道。

“在这之前,我已经用两个续命金丹救了你们钟家两条人命,你说我有什么舍不得的?”萧寒反问道。

“是的,钟仁叔,要不是萧城主搭救,钟明他们这一次就没命回来了!”钟离在一旁帮衬的说道。

“这是真的?”钟仁还有些怀疑道。

“是真的,钟明还有钟灵她们都是这么说的,六个孩子都是这么说的。”钟离道。(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qidian,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小儿厌食挑食不吃饭怎么办
胃胀消化不良有气
动脉硬化中度严重吗
糖尿病胃轻瘫消化不好治疗措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