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诗歌切入的角度和深度

发布时间:2019-10-12 23:33:08

和眼睛聊天的时候,她先是复制过来一首小诗让我欣赏:

《出殡》

文/邹治政

一条长龙徘徊在大街上

白色鸽子站立在胳膊上

炽烈的虔诚捧在手心里

锣鼓悲语,乐号泣鸣

送出的是

再也回不来的叨唠与期盼

送出的是

无限思念与难以割舍

应该说,这位邹老师的文字功力还是蛮好的,文字简洁,叙述的节奏沉着,不拖泥带水。只是他选取得角度太中规中矩了,诗歌切人的角度不对,那种绵延痛感般的 ,就无法深入到骨头里面,所以,我们读来,就没有那种疼痛的感觉,也读不出那种大喜大悲似的顿悟。诗歌因此就显得比较平庸,不能引起我们的共鸣。

当我说到这里的时候,眼睛发来了她刚刚一时手痒写的同题。

《出殡了》:

文/眼睛

为了表达恭敬和留恋

至少要香花香果

香火供养二十四小时

你生前的衣物

亲手种下的树木

走过的桥和桥上桥下的风景

都烧给你

最后,请把对我的爱

对着山河

歌唱出来

说实话,读了前一首诗,再读这一首诗,确实让我眼前一亮。首先是选题,邹老师选题太死板了,流连于一种表象的描写,整首诗哭哭啼啼的,却读不出来多少悲伤和悲痛,也就打动不了越来越麻木的我们。而眼睛的这首诗,选题就很新颖,切入的角度也与众不同。她认为,人生在世,要干干净净,要在这世上多种下爱的种子,并且无条件地爱着这世上的一切。那么死亡之后,我们才能赢得世人内心真诚的尊重和爱,我们才能干干净净地离开,干干净净地轮回。我们甚至可以把此生的爱、此生的过程,此生的纯洁和纯真,一起带到来世。所以,死亡并不可怕,也不值得悲伤,她在最后写道:“最后,请把我的爱/对着山河/歌唱出来”。对于保持内心纯洁干净的我们来说,死亡,是一件多么愉快,多么值得歌唱的事情啊!她的这首诗,既有禅理的东西在里面,又有老庄的哲学思辩在里面。我们可以轻松地品读,但是读到最后,却隐隐约约有一种绵延到骨子里的疼痛。

眼睛自己说,表达悲伤,难过,其实,不仅仅只有痛哭,我们还有很多种方式。关键是你怎么看待,怎么对待死亡。我认为她的这句话说得很在理。同样,这句话也不仅仅适用于死亡。我们表达其他的情感的时候,也是一样。我们写诗的时候,首先要确认我们想表达怎样的情感,想让别人读出一些什么东西来。然后,选取最适合的角度下刀,直接切入自己想要的深度。对于一个成熟的诗人来说,诗歌的角度,也就代表了诗歌的深度,诗人的深度。当然,这对于还不太成熟的诗人来说,是有一些难度,还需要生活的积累和诗歌的积累。但是,对于邹老师这样成熟的诗人来说,只要不是太急于下刀,其实,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共 101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文章从两首同题诗歌切入,评析了诗人对于死亡的不同感受。表达悲伤,难过,其实,不仅仅只有痛哭,我们还有很多种方式。关键是你怎么看待,怎么对待死亡。如果诗人能到鄂西北进行采风的话,听到鄂西北人所唱的“待尸歌”,就会深刻理解眼睛为什么写出“最后,请把我的爱/对着山河/歌唱出来”这样深刻的诗句来。对于一个成熟的诗人来说,诗歌的角度,也就代表了诗歌的深度,诗人的深度。精短明了的赏析作品,推荐共赏。【编辑:湖北武戈】

1 楼 文友: 2017-0 - 1 07:18:18 诗歌的角度,决定了诗人的思考的高度与深度。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成都中医哮喘病医院潘林海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到底怎么样
成都中医哮喘病医院赵凤芹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技术怎么样
成都中医哮喘病医院刘晓俊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