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神枪泣血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金蝉子

发布时间:2020-01-16 21:55:37

神枪泣血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金蝉子

兰绝尘双眸闪烁异光,抬起头透过障碍直视大明山巅,蒲团之上暗影如梦魇,一团黑色的头部忽而闪烁两团异光,却是双眸,下方裂开一个半月,身后十色功德环光芒越发璀璨圣洁,无尽宇宙之中的十轮星环。

两人相互超时空对视,那一刻全世界都停止了运动,一切都静止下来。

静,死一般的寂静。

兰绝尘双眸深邃,点缀无数星辰,星光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身上弥漫出一缕缕黑气,忽而似乎明白了什么,嘴角划开一个诡异的弧度,双眸浮现缕缕黑气,牙齿洁白如雪,邪意凛然。

兰绝尘的气息惊动了周围的所有人,这些人仿佛闻到了一股诱人的饭香,目露凶光,面泛贪婪,先前的理智全无,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如今被本能所控制。

一股股强霸的气息爆发而起,浑身笼罩黑色焰火,战斗力极致升华,最弱的都是天神阶巅峰。

“一,二,三,四……”

兰绝尘临危不惧,竟然还有心情细数着什么,在他双眸之下,看到的是这些人体内结着一颗颗果实,血红色,黑丝弥补,联动身体所有的血脉。

两个心脏,诡异的两个心脏之躯。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有两个心脏,似乎越是富贵的人,罪恶值达到某个高度的时候才会结出这种果实,并且大小各异,似乎还分成熟和不成熟的阶段。

兰绝尘此时此刻在细数的是已经成熟了的罪恶果实,小坊人数不少,不下一万人,但是真正成熟的果实仅仅不到十七个。

“你们能够看到他们体内的罪恶果实吗?”兰绝尘撑起了神罗天征,开口道。

水涟漪和慕容情并非常人,她们怎会看不到,便对兰绝尘点了点头。

“我秒其中七个,你们秒剩余的十个。”兰绝尘继续道。

话落,兰绝尘人影微微闪动消失在神罗天征之中,水涟漪和慕容情两人随之也消失了,不过三秒钟,水涟漪率先出现在神罗天征之下,随后是兰绝尘,接着是慕容情。

兰绝尘咧嘴一笑,展开右手,只见右手掌之中拘着七颗形状怪异的果实,如同草莓一般,并且在不断的跳动着,水涟漪和慕容情也都完成了自己的任务。

“我猜得没有错的话,这果实有助于开光,能够让佛徒凝聚功德环。”兰绝尘开口道。

“功德果,这便是我师尊曾经给我描述过的功德果,却没有跟我说过功德果是如何长成的,想不到这功德果的来历如此伤天害理。”水涟漪开口道。

“这的确伤天害理了,太过了,真的太过了。”饶是魔性占据主导的兰绝尘都不忍。

“导师,你要这些果实来强化自己的功德环?”慕容情想到了问题的关键点。

兰绝尘耸了耸肩,他并没有否认这件事情,他有着很深的打算,这才是半山腰,越是往上,怕是所遇到阻碍会更加强。

“会不会是十八层地狱的模式?”兰绝尘灵机一动。

“嗯,恐怕是。”水涟漪面色凝重道。

“那么,我猜绝尘导师一定想要一层一层的横扫过去,若真的是十八层地狱的模式,更上一层的罪恶果实其品质一定更优。”慕容情笑道。

“必须横扫过去,这罪恶果实在我手中才能够发挥最强大的效益。”罪莲的声音传出,语气显得很是兴奋,带着强烈的渴望。

拥有忏悔之眼的兰绝尘,在罪莲她们的帮助之下,在这里如鱼得水一般,哪怕对方拥有比兰绝尘强大无数倍的实力,也被兰绝尘他们掏了心窝,将罪恶果实拘出。

没有凄厉的惨叫声,只有解脱之后的笑容,枯萎之中,他们对兰绝尘深深的鞠了一个躬,无论是成熟或是不成熟的罪恶果实全都被兰绝尘他们拘出。

无论是有没有生出罪恶果实,兰绝尘他们都帮助他们解脱,尽管他们大多人已经没有任何的机会进入轮回,可是相对于这种情况,他们更愿意让自己得到永恒的安息。

“绝尘导师,为什么总会有人做出这般伤天害理的事情,他们就不怕被天谴吗?”慕容情已经不知道自己掏了多少个心窝,在她接触的罪恶果实的那一刻,她能够捕捉到逝者生前的一些往事。

“信念,因为每一个生灵心中都拥有一个信念,这一个信念趋势着他一直前行,无关对与错,站在他的角度来看,他是正确的,他是正义的一方。

从其他人的角度来看,他的确是邪恶的,这便是正义悖论。

你我不正是也因为心中坚定着一个自己心中想要的未来,凭借着自己的信念一直坚持不懈的前进吗?”兰绝尘微微笑道。

说话间,兰绝尘手起手落,又掏了五个成熟的罪恶果实,越是往上,罪恶果实越像心脏,越是往上,罪恶果实越黑。

除了成熟的罪恶果实需要兰绝尘他们亲手拘出以外,其余的罪恶果实都是罪莲和花绮罗一起动手,有罪莲和花绮罗两女的出手,效率不知翻了几番。

无数的根须布满天地,兰绝尘彻底释放忏悔之力,无限的压制这些罪孽深重之人,罪莲和花绮罗她们很轻易的洞穿这些人,拘出一颗颗还在跳动着的恶魔果实。

这些恶魔果实全都成为了罪莲和花绮罗的养料,不知是因为罪莲和花绮罗的问题,还是兰绝尘自己本身的问题,他身后自动闪耀的十色功德环越来越绚烂,越来越圣洁,越来越凝实。

这十色功德环眼看就要凝结成实体。

水涟漪的收获也不小,只不过她并没有兰绝尘这般明显罢了,反倒是慕容情的情况很是怪异,无论用多少罪恶果实都无法让慕容情开光,闪耀功德环。

最后兰绝尘他们无奈的选择了放弃。

登山难,等大明山更难。

第十七层的时候,兰绝尘已经精疲力竭,虚脱过去了,一步之遥,仅仅一步之遥,小寺庙就在自己的眼前,刚要跨入小寺庙,脚还没有着地,兰绝尘两角一抹黑,浑身发软,顺势跌倒在门槛之上。

水涟漪和慕容情早前就已经虚脱,被兰绝尘送入了小雨界之中,兰绝尘晕厥的那一刻,小雨界便与他失联,身上所有的装备全都失联,像是被封印了起来,成了一个个死物。

“唰唰唰……”

一个五六岁骨龄的小僧人凭空出现,手中拿着扫帚扫着小寺庙周围尘土。

“咦?”僧人很快发现倒在门槛上的兰绝尘。

他手中扫帚一挥,兰绝尘悬浮在空,当他看到兰绝尘的面孔之后,不禁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是这个家伙?这家伙命还真大,身上还残留着佛主的气息,却还能够活这么久,看来佛主终究还只是一道残魂,成不了大气候。”僧人奶声奶气道。

“或许这家伙真的能够破了佛主这一局也说不定,难怪在佛国入口处……”

僧人话还没有说完,忽而脖子一缩,似乎是想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下一秒他灵动纯净的双眸在眼眶之中转动几圈,脸上露出了调皮的笑容。

“佛主啊佛主,十一色功德环岂是这么容易培养得了的,你用功德环束缚我,那我不要这功德环便是了,我不要了,送人。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要把我当成你最佳的容器,老子可没有这么蠢。”

说着,只见小僧人仰天大笑,稚嫩的声音,奶声奶气的笑声,有说不出的萌点。

唯见小僧人扔了手中的扫帚,扯着兰绝尘的双腿,将兰绝尘拉直大佛之下,然后摆弄兰绝尘的姿势,正好坐在破烂的草蒲团上,正好与黑影重合。

“嘿嘿嘿……”

小僧人神秘的笑着,喃喃开口道:“这小子比当初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还要强大太多,特别是这浩瀚的精神力,我倒是要看看你们两人谁更厉害。”

黑影扭曲闪烁,兰绝尘浑身也开始冒着黑气,双方在不断的重合,一场无声的大战被一个小僧人促成了。

小僧人一边摸着自己光滑稚嫩的小下巴,一边朝着小寺庙外面走去,不时的叹息自己为何这么聪明。

“哎呀!”小僧人猛地拍了自己的额头一下。

“果实成熟的季节到了!”

“我怎么把这一茬给忘了!”

“……”

小僧人哝哝刮刮的扛起小扫帚,朝着山下走去。

“咦?!”

“今天怎么出奇的安静,人呢?”

“难不成有什么活动不成?”

“怎么果实的芬芳这么淡了?”

“……”

小僧人带着无限的疑惑四周找寻了一会儿,一个人影都不见,静,四周静得让人寒战。小僧人心中不由得生出不详的预感,带着复杂的心情探出神识,瞬间笼罩整个大明山。

“啊啊啊啊……”

“哪个天杀的把我的果树都弄去哪里了?!”小僧人不由得大声的咆哮道。

小僧人身体微微闪动,无数分身幻化而出,将大明山翻了个遍,誓要找出这个小偷,然而连一个影子都没有,除了半山腰以下的生灵,半山腰以上的生灵全都消失得一干二净,空气之中唯有他们稀薄的气息。

小僧人并没有怀疑到兰绝尘,毕竟兰绝尘再怎么强,他终归只是高阶天神行者罢了,他所种的果树无一不是可以举手之间就将兰绝尘捏死。

兰绝尘能够走到小寺庙门前就已经能够说明兰绝尘是一个妖孽级别的新生代,想要让兰绝尘短短一天不到的时间之内,将他的果树全都收了,那是不可能的。

“除非……除非……除非……”

“不对!”

“啊啊啊……”

“这天杀的!”

小僧人似乎想到了什么,人影闪动,瞬间消失在了原地,下一秒他已经回到了小寺庙之中,然而草蒲团上,兰绝尘已经消失,黑影和十色功德环也全部消失,唯剩一个空荡荡的破寺庙,以及一个快要发狂小僧人。

“一向是老衲我算计别人,结果竟然被一个小屁孩给算计了,说出去让那些老友知道,真是笑掉大牙。”

“这个小家伙成长的速度真的是太快了,上一次见面救了他才多久啊,现在就已经能够算计我来了,真是忘恩负义的小家伙。

十一色功德环没了,我的果树也没了,这小家伙简直就是我的灾星,极乐世界专门派来整我,难道这么多年来努力全都白费了?

……”

小僧人越想越气,随后开始骂骂咧咧起来,把兰绝尘从上到下全家全都问候了个遍,骂着骂着,小僧人有些累了,想要休息一下再骂。

忽然他浑身一颤,瞳孔收缩一阵,随后一股无比强霸的气息从小僧人身上弥漫开来,伴随着一阵阵仙音梵声,一个个梵文从大明山之中飞出,小僧人见状露出了兴奋的笑容。

“福祸相依,焉知非福?!”小僧人兴奋的叫道。

唯见小僧人双手捏印,印成,将手印打在草蒲团之上,一股无形的伟力荡漾开来,随后大明山开始剧烈的震动,接着开始出现裂痕,遍布整座大明山。

“咔咔咔……”大明山在崩碎,一块块巨石脱落,掉入无尽的熔浆之中,就如同冰块掉入滚烫的粥里面,瞬间融化开来。

“啊呀呀呀……”

小僧人使出全力,注入大明山,裂痕越来越大,越来越多,一道道金光从裂缝之中射出。

“砰!”一声巨响,响彻震天。

整个大明山瞬间爆碎,一根法杖上下沉浮,闪烁着万丈金光。

小僧人露出兴奋的表情,口中不由得兴奋叫道:“九环锡杖!想不到有生之年,还能够见到你!”

九环锡杖似乎听到了小僧人的召唤,轻轻颤动,发出清脆的声音。

一座远古遗迹之中,天帝正和自己的女儿在进行某种仪式,祭坛之上摞着一个个头颅,堆成了一座小山,夹着脑浆的血液流满了祭坛上的道纹凹槽,闪烁着五彩缤纷的色彩。

不知道是香气盖住了血腥味,还是本来就没有血腥味,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味,让这远古遗迹有了一些活力。

“嗯?!”天帝身体猛地一颤,随后狠狠的吐出一口精血,仪式才刚刚进行到半,因为这一次突如其来的问题,前功尽弃。

更可惜的是,古老的祭坛也跟着一起破碎了。

“金蝉子!”

天帝咬牙切齿,大声咆哮。(未完待续。)

贵阳脑癫医院地址在哪
成都银康医院专家号
保定治癫痫病的医院排名
广州治疗男科哪家医院好
厦门治疗阴道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